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秋衣

今天穿了一件三年前买的秋衣,布料粗糙,很不舒服,才穿了一天,就脱下来了。
最近几年,我的衣服基本都是媳妇儿在打理,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早些年买的那些秋衣,慢慢的就很少再穿了,习惯了纯棉 + 木代尔材质的贴身衣物,身体不自觉的变得娇贵了。
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父母的秋衣,基本上都是破破烂烂的,补了又补,那种蓝色白筋儿的秋衣秋裤,似乎是那个时代的标记。

印象中我也是在自己拿了工资之后,才开始穿好一些的秋衣,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上海南方家乐福里买飞马牌秋衣的经历。
2006年春节回家之前,知道爷爷病重,我也给他带了一套秋衣。当时他睡在二佬家靠北的房间里,看见我回来,他竟然激动得从床上起来,握住了我的手。但是那套秋衣,直到他过世,他都没有舍得穿。后来我听妹妹说,装进了他的棺材。不过,我唯一感觉欣慰的是,也是在那个春节,他见到了平儿,老人在走之前,能见一见自己未来的长孙媳妇儿,他应该感到开心吧?
爷爷是在2006年6月份走的,因为某些原因,我没能回家送他。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他具体的下葬地点。近些年回家,我和平儿有空都会去奶奶的坟前祭拜,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爷爷。这么多年,甚至在梦中,都很少见到他。不知道两位老人,在另外一个世界,相处得好不好,希望奶奶能捎去我们对爷爷的问候。
在我高中以前,我对爷爷没有好的印象,那个时候的他,偏见,苛刻,对我们一家,都谈不上好。但是后来,他的年纪渐渐的大了,心也慈了。去武汉上学,他送了我两次。在我毕业之际,他还帮我缴清了一年的学费。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到心痛。爷爷喜欢大城市,喜欢新鲜的事物。如果他有那个命,可以活到现在,我一定会接他来北京住一段时间,看看北京的样子。
昨天平儿发信息说,她这些天在信阳,身体老是不舒服,可能是因为许诺去看她奶奶,后来又没有去成,老人挂念自己的孙女儿,这个世界的人承受不了。我相信这是真的。人死了,并不会变成鬼,他们只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在遥远的地方,永恒的存在。
三位老人,他们生前都是相识的,两家的渊源,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希望你们能保护我的平儿,不再受伤害。也希望你们,能指引我,早日走出眼前的劫。
春天到了,但是早晚还是很冷,你们记得加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