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Loose Control

因为一个合同的问题,和公司的信息部产生了些争执,年底事情烦多,我也没有压住自己的脾气,这里检讨一下。
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规则,台上的业务,尚有很多隐晦,更不必说台下的交易了。合作方的一番辩驳很精彩,忍不住摘录如下:

饭店让油贩子提供地沟油去炸油条,然后还得让油贩子签订非地沟油的合同,并且吃出问题来完全由油贩子承担,那谁还敢卖给这个饭店地沟油?

不过我还保留了最后的一点风度,没有屏蔽RTX,并直接在多人对话中致歉。
很多人都太容易犯一个错误,过去OK的东西,为什么现在就否了呢?世界是变化的,就算过去他们放过了对他们不利的细节,也不代表以后都能接受。
当年粮荒的时候,我们老家也是种过双季稻的,理由是湖北某地离我们不远,他们能种,为何我们就不能种?殊不知按这种推论,北极寒地亦可种植双季稻,所谓量变引起质变也。
教授这个故事的老师,姓黎名敦领,民办教师,不知如今身在何方,应该和我父亲差不多的年纪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