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穆斯林的葬礼之拜伦诗选

最近在听徐涛、李惠敏播讲的《穆斯林的葬礼》,在我高中的时候,即见同学在传阅这部书,十五年的推迟,没有减退我对她的钟爱。然而时代在变,现在的网络已有不少的负面评论,但我还固执地相信她的价值。我不和其中的某些情节较真儿,也不想与持异见的人争论,看他人的故事,想自己的心事,这就够了。把这个世界描绘得完美一些,又有何罪,毕竟现实的社会,永远无法像玉一样纯净。

我是在中断《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之后开始听这部书的,不曾想他们在写作手法上,异曲同工,前者双线平行叙述,后者两条时间轴交叉叙写。
全书有两节重要的插曲,总在不经意的时刻流入身心,一为梁祝,二是拜伦。
唐璜本是西班牙家传户晓的一名传说人物,以英俊潇洒及风流著称,一生中周旋无数贵族妇女之间,在文学作品中多被用作“情圣”的代名词。拜伦撰写了唐璜故事的叙事诗版本,被公认为是他的经典之作。在他有生之年,他并未完成这个作品。
摘录部分来自《穆》的诗选:

海黛没有忧虑

海黛没有忧虑,
也不要对天盟誓,
因为她从未听过
谁会欺骗一个纯情少女,
或者
结合还需要诺言的仪式;   
她像一只小鸟真诚而无知,
快乐地飞向自己的伴侣,
从未曾梦想到中途变心,
所以不必提忠贞二字。
……
天地和大气是这样舒适,
海黛和唐璜没有想到死,
不要抱怨时光,
只怕时光流逝,
他们是一对无可指责的情侣;
相对而视,
每人就是对方的镜子,
蕴藏在眼底的无限深情,
化作闪闪发光的宝石。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爱着,
尽管月光还是那么灿烂。
因为剑能够磨破了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难以承受,
这颗心啊,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这夜晚正好倾诉衷肠,
很快的,很快就要天亮,
但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踏着这灿烂的月光。
附:徐涛、李惠敏的播讲,听起来是一种享受

2 thoughts on “穆斯林的葬礼之拜伦诗选

陈自新 December 24, 2014 at 1:03 pm

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 George Gordon, Lord Byron
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still be as loving,
And the moon still be as bright.
For the sword outwears its sheath,
And the soul outwears the breast,
And the heart must pause to breathe,
And love itself have rest.
Though the night was made for loving,
And the day returns too soon,
Yet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By the light of the moon.

Reply

陈自新 December 24, 2014 at 1:04 pm

穆斯林的葬礼曾在第十二章《月恋》中出现《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当时,楚雁潮的恩师严教授已经奄奄一息,即将离世,他让楚雁潮背诵这首诗给他和他的夫人听,严教授在纯美纯情的诗意中停止了呼吸。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