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下雨天

小的时候,我恨雨天,因为家里穷困,唯一的一把布伞,还是我爸在街上做工的时候捡到的,断柄,伞布也破了很多的小洞,为了防漏还罩上了一层塑料薄膜。
看着同学都撑着花色各式的雨伞,我的心中充满了层层的羡慕,和深深的自卑。为了尽量的减少他人的注意,雨不大的时候,我就收起那把伞,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黑色伞布上那刺眼的白。

到了小学三年级,那把伞实在烂到无法使用了,爸爸就编了一个斗笠,然而我们老家的手工没有那么精美,无法重现“青箬笠绿蓑衣”的诗情画意,巨大的笠篷配上我瘦弱的身子,可以想像的悲凉。
多少次我在雨中幻想,如果有一把精钢不坏的伞,那该多好。伞骨纯钢打造,伞布也是细密的钢丝编织而成,透明,轻盈,而且不漏水。至于材料和需求是否自相矛盾,不是我关注的。
也许正是那种刻骨铭心的冰凉和绝望,推动我一直努力向前,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也不轻言放弃。如今早过而立之年,虽然仍是潦倒,但我已经可以买得起任何一把我相中的伞了。
奇怪的是,我还是不喜欢雨天,尽管北京已经很少下雨了。
起初以为,我是嫌下雨会把这个城市搞得污水横流,肮脏不堪,其实不干净的是这个城市自己。期待下雨,更盼望雨后的晴天,像重生的命运。
后记:


小学四年级,家里承包茶场,经济条件有了好转,摘茶叶需要雇人,爸爸一下子买了五把伞,伞布都是涤纶的,但是质量却不如之前几年之前的老伞,有时候风一大,伞骨就直接折了。我们很长时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的商家都如此没有道德。多年以后才悟出,如果一把伞都要用十年八载,那普通的制伞厂家也就无法生存了。
I Like Chopin
— Gazebo
Rainy days, never say good-bye
To desire when we are together
Rainy days, growing in your eyes
Tell me where’s our wa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