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繁简之争

前不久在朋友圈看到赵皓阳的《为什么反对复兴繁体字》,初看这个话题,我心中有些想法,可能源自那与生俱来的一点穷酸旧文人气息,虽然我从不敢公开说自己是文人。
我自己对繁体字有一种感情,想法和大多数爱好繁体字的人一样,汉字简化之后,似乎失掉了古韵和灵魂,爱无心,亲不见。但是内心也非常矛盾,我至今不能认全常用繁体字,更不用说书写了,而在天坛公园的地砖上练习粉笔书法的老人,却将繁体字写得如行云流水。我是一个伪繁体字崇拜者。

十一的时候同学聚会武汉,我和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在8号楼闲谈,我感叹现在的中国人丢失了太多的传统文化,而同学则说,那些不实用的旧的东西,本应抛弃。其实也很好理解,历史是向前发展的,如果我们的祖先墨守成规,那我们现在可能还依然在深山老林里茹毛饮血,刀耕火种。
赵先生对繁简的问题,谈得很清晰,我不敢再多置一词,从今往后,我不会固执的盲从某种隐约的感觉,凡事都需要理性的分析。
2013年的愚人节,知乎声称,知乎文言文版本即将发布,当时内心无比激动,耳畔仿佛响起了悠扬的古琴声,现在想来,会心一笑。在这个将“皇后”繁化为“皇後”的年代,大多数人还是不要装了。
知乎繁体版
识繁写简,全凭自愿。而争论,永无休止。
疑问:丽的繁体字是“麗”,但为什么加上三点水之后,就变成“灑”(洒)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