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搁置兴唐传

在听完《挪威的森林》之后,开始了《兴唐传》,张悦楷先生播讲。
兴唐传源自说唐系列,在我眼睛还未近视的时候,我就开始看《薛家将》,想来将近三十年了。
公司的一系列变故,危机感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节奏相对缓慢,又将历史演绎得过分偏激的兴唐传,我听得有些缺乏耐心。在听完第三十回之后,决定搁置,继续村上春树系列作品,《且听风吟》,当我们无力改变周遭的世界,那就不妨多低头审视自己,从身体到灵魂,收获内心的宁静。

隋唐系列的评书作品,相当多了,而且播讲的都是名家。以后等我老了,找个冬日的下午,坐在城墙根儿下,继续收听。我特别要感谢张先生,正是他的《毛泽东的黄昏岁月》,打开了我粤语听力之门。
而隋唐系列的正史,我还是会继续关注。吕思勉先生的《隋唐五代史》、《唐朝大历史》是重点攻读对象。百家讲坛蒙曼播讲的《蒙曼说隋》,蒙曼说唐三部曲:《武则天》《乱世红颜》《长恨歌》,刘后滨先生的《贞观之治》,今年早些时候已经读过了,以后还要整理笔记。
陈荫荣先生兴唐传的底本,很难找到电子完整版,从目录看,节奏要比张先生的快。
兴唐传的连环画,更是让人备感亲切。小时候经常在课桌底下偷偷的看连环画,《杨家将》《呼家将》系列是我的最爱,以致于有一次,头发花白的自然老师突然叫我的名字问道:一斤棉花一斤铁,孰重?我一脸茫然的回答:铁重。2003年暑假,我还在罗山见过这位老师一面,中风之后,腿脚已经不灵便了,早已无法再对着我们小学里的那架古老的脚踏风琴,自弹自唱。如今董老师早已作古。
我收藏了已经听完的兴唐部分之连环画版封面,人的年龄大了,就容易怀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