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

这是古龙笔下第一个接近神话的传奇人物,优雅、冷静、瞬间的爆发力,类似于詹姆斯·邦德。他是武侠世界里最著名的武侠人物,江湖中人尊称他“盗帅”、“香帅”。他为人风流倜傥,足智多谋,观察入微,善良多情。尤其轻功高绝,世上无人可及。


金句:你只要对马有些许好处,它就永远忘不了的,但你对人无论有再大的好处,他转眼就忘得干乾净净。
艾宝良先生的演播,虽是原文,却倾注了太多他个人的感情色彩,接近评书的味道,反而不及普通的诵读,决定搁置,情节发展到,丐帮南宫剑答应带楚留香去见前帮主夫人。正好谋得郑少秋出演的楚留香系列电视剧,几乎没有遗漏。
从行文写作的角度,古龙的文风,我们无从学习,倒是金庸的大侠风范,我们尚可比划一二。接下来 :书剑恩仇录。

血海飘香

第十一回 骰子之戏

对于马,也和对女人一样,楚留香有着特殊的鉴赏力,有时他瞧见好马,甚至比瞧见美女还要愉快得多。
此刻他一眼瞥过,便知道这匹马实是万中选一的龙种,能瞧上这种马的人,想来也绝不是等闲角色。
楚留香喃喃道:“这人又是谁呢?为何来到济南城?……美女虽然有时会嫁给蠢丈夫,但良驹却绝不会被庸人所御,好马选择主人时,那眼光的确要比女子选择丈夫精确得多,至少它不会被男人几句花言巧语就骗过了,也不会瞧得白花花的银子就发晕,而且它选择好一个人时,也时常比女人对丈夫忠心得多。”
他喃喃自语着不禁发出了微笑。
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松弛自己的神经,这就是他做人的态度,只怕也就是他为什么总是能在生死关头中活下来的原因——一个人的神经若是太紧张,遇着了危险的事,就会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
何况,他自信这看法绝不会错,只因对于女人和马这两件事,他的确都可算得上是少有的权威。

第十五回 情侣书信

大明湖畔,晓雾迷蒙。
楚留香在溯畔逛了没多久,便听得一声马嘶,接着,便有一阵轻碎的蹄声,沿湖畔奔过来。
虽在迷雾之中,那马的色泽仍黑得发亮。
楚留香迎过去,笑道:"马儿呀马几,只可惜你是我朋友所有之物,否则我真舍不得让别人骑在你的背上。"那马竞似认得他,轻嘶向他点了点头。
楚留香暗叹道:"你只要对马有些许好处,它就永远忘不了的,但你对人无论有再大的好处,他转眼就忘得干乾净净。"他在马耳里说了叁声"带我去见黑珍珠",又轻轻拉了叁下马耳,若是换了别人,必定要忍不住重重拉四下试试看,但楚留香却认为一个人永远不该对畜牲恶作剧的,除非他自己也和畜牲差不多。
马果然在前面带路了。
楚留香并没有骑上去,他在後面瞧那马肌肉的跃动,就觉得比自已骑在上面要愉快得多。
肌肉的跃动,生命的节奏,这岂非正是人生中至美至善的境界,一个懂得享受人生的人,又怎肯放过欣赏"美"的机会。
湖畔柳荫下藏着一叶轻舟,那黑衣少年"黑珍珠",正在轻舟上,面对满湖迷雾痴痴出神。
他表面看来,虽是那麽冷摸,天下无论什麽事仿佛都未放在他心上,其实他心事却又似比别人都多。

第十七回 迎风一刀斩

天枫十四郎突然仰天狂笑了起来,凄厉的笑声,震得远处的松针都簌簌落下,青山也失却了颜色。
楚留香、南宫灵面面相觑,也不知他笑的是什么。
只听天枫十四郎狂笑着道:“你问我认不认识她?我为她甘受任慈之辱,含恨重归东瀛,发誓在任慈有生之日,决不再来中土……我为了她的幸福,甘受任慈一掌,而不还手、我为她至今不娶!而此刻,你却问我认不认得她!”
楚留香听得呆住了,他实未想到这“伊贺忍者”与任慈夫妇之间,还有着这样一段情恨纠缠的往事,更未想到这看来比冰还冷的怪人,竟有如此痴情!其情之痴,竟不在札木合等人之下。
除了札木合、西门千、左又铮、灵鹫子之外,这已是第五个人,这五人同样为情颠倒,甘愿终生受相思之苦。
惟一不同的是,札木合等四人已死,而这人却活着。
狂笑之声终于停止,天枫十四郎厉声道:“如今任慈已死,秋灵素终于已完全属于我,除了我之外,普天之下谁也休想再见着她。”
南宫灵道:“但任夫人……”
天枫十四郎喝道:“她也不愿再见别人,你们走吧!”

第二十回 天枫十四郎

楚留香这一托、一切,说来虽平淡无奇,但当时他所冒的危险之大,所用的手法之奇,真是谁也指说不出。
白玉魔再也想不到自己兵刃一招间,便已脱手,他闯荡江湖数十年,几曾遇着这样的事,竟不觉呆住了。
只见楚留香站在他面前,微微笑道:“你还不走?”
他竟不乘机出手进击,轻轻易易就放过了白玉魔。
白玉魔更想不到世上有这样的事,但他自己心狠手辣,自然梦想不到别人竟会如此宽大为怀。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是惊?是喜?吃吃道:“你……你难道……”
楚留香淡淡道:“你只要时常去想想,自己怎会未死?那么也该知道以后应该如何做人了。”
白玉魔再也不说话,扭头直奔了出去。
这时悬崖下才遥遥传来“噗”的一声,狼牙棒已落了下去,楚留香转过身子,向秋灵素微微一笑,道:“在下是否来迟了?”
秋灵素道:“但你终究还是来了,终究还是没有令我失望。”
她轻轻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聪明人,想必能够听得懂我的话,那么,你势必要回来的,所以,这白玉魔寻着我时,我就千方百计地稳住他,慢慢走来这里,他听我要来此跳崖,也就未曾出手。”
楚留香微笑道:“若非夫人的风仪,又怎能令嗜杀成性的白玉魔不敢沾夫人一指,若非夫人的落簪,在下又怎会寻来这里?”
两人俱是绝世聪明之人,竟恰巧遇在一起。

第二十一回 帮主夫人

黑纱,终于被掀起。
楚留香本期望能见到一张仙子的脸,谁知此刻自黑纱中露出来的脸,竟是属于魔鬼的。
这张脸上,竟已没有一分一寸光滑完整肌肤,整个一张脸,就像是火山爆发后的熔岩凝结而成的,没有五官,没有轮廓,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丑恶的,赤红的肉块,绽裂开的洞。
秋灵素悠悠道:“你现在满意了么?”
楚留香道:“在下……在下实在不知道……”
秋灵素道:“你现在总已该知道,为什么只有任慈和你瞧过这张脸,只因我的脸早已被毁了,我想,世上绝没有一个女人会愿意被别人瞧见这副样子的,是么?”
她语声竟是那么淡漠而平静,但这平静淡漠的话声,却令楚留香更觉说不出的难受。
他这从不低头的人,竟也不觉垂下了头,黯然道:“在下实在该死,在下力什么要逼夫人……”
秋灵素道:“你没有逼我,是我愿意让你瞧的。”
她眼波仍然柔和而明亮,这双明亮的眼睛里,此刻非但没有丝毫恐惧和激动,反而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缓缓接着道:“只可惜你迟来了二十年,我竟不能让楚留香瞧见我二十年前的容貌,这在你固然是件遗憾,我又何尝不算得遗憾呢?”
楚留香强笑道:“无论夫人容貌变得怎样,夫人的风姿,仍是天下无双,在下能见到夫人的风仪,已是三生有幸了。”
秋灵素含笑道:“你不必安慰我,因为我并不难受,我容貌被毁的这二十年,才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她目送着被山风吹远的一抹云霞,悠悠接道:“我甚至还有些感激那将我容貌毁去的人,若不是她,我又怎能享受到二十年宁静幸福的岁月?”

2 thoughts on “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

Christen March 9, 2015 at 2:15 pm

刘杰演播版本:下载

Reply

Christen March 17, 2015 at 6:53 pm

今天听完 《血海飘香》:)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