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透明胶带

对公司采购的办公用品,我实在是无力吐槽。
前年无意中发现,我用了一年多的卡西欧计算器,印制的商标,竟然是 CAISO,曾发微信调侃,后删。
不久前又收到申请的透明胶带,看起来很厚实,但是颜色发黄得厉害(可能都无法透明了-_-),胶层表面全是气泡,用来打包纸箱,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如果要粘一些贵重物品,效果可想而知。

我就不明白了,成本控制从来都没错,但是至少质量也要有基本的保证。看着抽屉里的南孚电池,和晨光签字笔,我也心存余悸。
只是我也没有力量去改变这一切,我能做的就是拒绝使用这些产品。春节前我已在京东买得一只卡西欧计算器,精巧轻便,做工精良,续航持久,也不过区区39元,而得力广博的办公计算器,也不过是 18元、7元。
如今生产计算器应该也没有什么科技含量,CAISO 的计算器,也没有让我的账目出现问题,不过看着那刺眼的logo,和粗糙的做工,心里实在不舒服。
今天路过资源大厦下的一家超市,我记得曾在里面发现过田格本之类的文具,就踱了进去,果然找到质量不错的胶带,Deli 的,中等宽度,无色,2元,看起来很舒服。那种打包用的宽胶带,没有 Deli 的,不过做工也还不错,5元。买了两卷,欢天喜地。
现在透明胶带的主要使命,就是快递打包,新华网刊载过这一条新闻:

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每天在四川进出的包裹大概有100万个,绝大多数快递公司会使用塑料胶带封口,如果每个快递用1米胶带,那么一年的胶带就可以绕地球9圈了。网友建议,今后尽量采取全纸质包装盒,或可以重复使用的打包带,避免使用胶带,形成白色污染。
“网购物流箱的胶带里藏着大污染,包装用的透明胶带材料多不可降解。”微博作者网友张先生还算了一笔账,仅国内某大型购物网站,每天就有800万个包裹的送出量,假使一个包裹用2米长的胶带,一年365天,就会产生584万公里长的废胶带。

希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慎用胶带,特别是质量差的胶带。
回想学生时代,那种窄窄的,底层纸圈上印着狮子的透明胶带,更是每天不可离弃的好朋友,写错了字,用胶带一粘,快速一撕,印着字迹的纸的表层,就撕了下来,重新写字,版面干净整洁,纸面虽说有些毛糙,但是比白雪修正液,或者用线条划掉错字,效果要好多了。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纸张太薄,或者粘胶带的时候,过于密实,再或者撕胶带的时候,动作太鲁莽,就会在纸上撕开一个洞,更倒霉的,还会把整个试卷撕破,大多数老师,都是反对我们使用胶带的。
jiaodai
而在更远的小学初年,胶带还是一种奢侈品,而且不透明,黄色,不是因为做工差才黄,单层也是黄色的,很宽,印象中和现在的打包用胶带宽度一致。那时用胶带做什么?主要是包书皮,天天早上朗读,书翻的时候长了,表层的塑料压膜脱落,纸质的封面在书脊折痕处也易断裂,胶带就派上了用场,虽说黄黄的粘上去也不好看,但只要手法精巧,贴得正,而且没有气泡,看起来也还蛮漂亮的。现在给智能手机贴膜,不也是要有考究的手法么?
穷人家的孩子,是买不起胶带的,和自动铅笔一样奢侈,尽管最初的自动铅笔都是易碎的硬塑料笔杆,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断芯。比我大两岁的久红表姐,是当年的女土豪,全班的同学都央求她分一些胶带,在书皮儿还没有破的时候,就先缠在钢笔帽上,以备后用。饶是表姐富有,但架不住要的人多,后来她也只能每个人分一点点了。因为有一层亲戚关系,她对我分外关照,有一次放学,她叫和跟她一起走,说一会儿人少的时候,就给我一些胶带,于是我兴奋又紧张的跟在她身后,快走到她们家门口的一个池塘角上,终于没有外人了,她回头给我一个小木棍,上面缠着好几层胶带,厚厚的让人眼馋。
红姐结婚的时候,我在上大学一年级,可恨她的第一段婚姻不幸福,农村人还长舌说她不能生。离婚后再嫁,男人生得丑,邋里邋遢,看起来很是酸楚。我们已是好多年没见,后来听说她生了两个儿子,不知那些造谣的人如何收场。
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土地,但是乡人的观念,真是不敢恭维,农村妇女似乎总是盯着别人家儿媳的肚子,结婚了半年还不生孩子的,就成了议论对象,公婆在乡邻之间也抬不起头来,甚至只生闺女没有儿子的,也是她人嘲笑的对象,全然不顾大人的身体条件是否合格,有无充实的经济能力来抚养孩子。
一卷胶带,勾起这么多的回忆,我想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