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苦梦

在三弟结婚前的一个晚上,我还在北京,恍恍忽忽中,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是妈妈病了,家里收上来的谷子,卖完之后,还了欠款,所剩无几,不够给妈看病了,需要我寄回5000块钱。
最初听说妈妈病了,我真的是害怕至极,爸妈操劳一辈子,也没有留下什么家业,一双儿女都能读完大学,是他们最大的成就。在我和妹妹还小的时候,他们在农村种地,穷困潦倒,每年预交书本费,都让我们一家为难。后来妹妹上了高中,我也在武汉读了大学,爸妈开始外出打出,辗转北京、西安,嘉兴,炸过油条,摊过煎饼,看过工地。为了接济我们买房,还深夜顶着寒风在西安的老城墙下手工制作爆米花。做早点的辛苦,不是常人所能体会的,起早贪黑的劳累对庄稼人来说,尚可接受,但是生意不好的煎熬,城管执法的蛮横,甚至勒索,是压在他们心头的巨石。妈妈的腿,就是在西安落下病根儿,一度行走困难。

爸爸的头脑还算聪敏,年轻的时候做过瓦匠,后来学做各种早点,也有模有样,拿手好戏是在老家做糯米甜酒,象棋下得尤其好,我远远不是对手。但是奔波大半生,家里的经济情况始终无起色,只能慨叹自己没有财运。
妈妈是老实的妇道人家,一年到头只知道埋头干活,其它的事情基本不过问,到现在我们妹妹各自成家,两边儿的亲家,都是爸爸联络沟通,这种情况在我们老家是不多见的。妈妈的一双手,老茧丛生,伤口纵横,但是腌制各种咸菜,晒臭豆腐和酱豆的手艺,四方亦难逢敌手。
如今父母都老了,我们自己也是一身伤痛,听说妈妈病了,瞬间头脑空白,但转过念来,只要5000块的治疗费用,想来也不是很严重的病,反而放心多了。
但接下发生的事情,更让我惊愕万分,我竟然记不起老家的房子是什么样子的,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模糊的一团,各种的式样在头脑中不断的浮现,又不断的被否定,急得我几乎哭出声来。
dream-home
似乎看到小时候关系很好的山豹表兄,我还是想念二舅了,通过读书走出农村,二舅是有功劳的,现在二舅年过花甲,希望他一切都好,有机会我会去看望他。
纷繁的人物和场景像电影一样掠过之后,我才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梦中,即将回家的游子,想念妈妈,想念老屋,想念在儿时给过我帮助的亲人。

2 thoughts on “苦梦

陈 自新 March 5, 2015 at 5:17 pm

所有的债都不能欠,当时的梦境,当时的文章,现在想起来,都已经褪色了。

Reply

陈 自新 March 5, 2015 at 5:18 pm

春节我没回家,妹妹回过了。后来我们通电话,妹妹说妈妈老好很。其实我回家的时候,早就发现这两年,妈妈老太多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