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扁鹊评传

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
故扁鹊以其伎见殃,仓公乃匿亦自隐而当刑。缇萦通尺牍,父得以后宁。
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邪?
— 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

家庭不幸,诸事难顺。
一周之前已在协和挂号专家号,昨天我拖着沉重的双腿收拾家务,最后很开心的在九点左右就上床休息,希望不要因为最近的挫折和睡眠问题导致不好的检查结果。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人身心疲惫,从2013年年中开始,就治下一个毛病,容易在三点到五点之间醒来,然后到要起床的时候困的要死,难得一觉睡到天明,而这些年欠下的瞌睡,应该比我欠的钱多太多了,可是无人体谅。我开始洗碗的时候,你起身刷牙,怎么就这么难呢?
无聊和无谓的争吵,让人想死。
第二天迟到。上午太忙,无法提前吃饭就医,午休之后已经快两点,赶到协和,行程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换号,到分诊台等候,护士说看屏幕就行,一直等到四点半,屏幕也没看到我的名字,再问护士,说医生已经走了,我无话可说,系统认定我过号了吧,我没有主动向护士说明我来晚了,怪不得别人,只恨我自己。
还有什么好检查的,整个家庭,摇摇欲坠,也许真的,房子爆炸,开车撞死,就是最好的归宿。
如果侥幸不死,那就坚强的活着,少说话,多做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