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流浪猫

五年前

09年我们带着毛毛搬进26号院,即发现小区里也有很多流浪猫。几乎穿过整个北京城来到新家的毛毛,也许是太累了,也许她心知这是她理所当然的新家,一点不怕生,直接趴在地板上呼呼大睡。然而没过两天,她大概记起了在中关村的自由生活,开始闹着要出去了,像个吵夜的孩子,白天黑夜的哭。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晚上将她放出去,让她自己在小区的花园里玩耍,早上我再将她抱回来。前几天一切正常,晚出早归,直到有一天早上,我没能在花园里找到她,连续三个月不见踪影,个中的痛苦自不待言,三年以来,我们始终待她如孩子,她也乖巧聪明得像个天使。
也是从那时起,我对流浪猫多了一分关注。门卫后面的棚子里,有好心的阿姨给猫搭了窝,预备了水和吃的东西,虽不是什么好牌子的猫粮,也足够它们糊口。当是我们也不懂猫粮,毕竟经济条件有限,毛毛吃的还是喜悦。有一天其中一只出生不久的白色小猫,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小猫也很漂亮,跟当年投奔我们的毛毛似乎一样大,或者是情感转移,和平儿商量之后,我把小猫捉回来收养,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一位大叔在我身后说:这只小猫以后可享福了。但事情并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进展,小猫到家之后,即躲到厨房的门后,我想捉她出来洗个澡,她呜得很凶,随时都有被她抓伤的危险。想起下落不明的毛毛,我几乎掉下泪来。假如我收养了这只猫,风餐露宿的毛毛会不会很伤心,再也不肯回来?

最终我还是将小猫放回了小区,很快就是冬天了,在冬天到来之前,我们有幸找回了毛毛,一起生活直到现在。然而那只小猫,有没有捱过冬天,活了多久,没有办法知道。小区无人管理,或许她的出生就是悲剧的开始。

西罗园

在西罗园胜足堂背后的一辆报废的汽车上,也经常有流浪猫活动,我们买菜路过的时候,偶尔能看到一对母女在那里喂食,孩子十多岁的样子,身穿校服,妈妈的个儿很高,长发,对生灵的关爱,使她们的形象在我的眼中更加的漂亮。
每次看到有好心人喂猫,我和平儿都暗下决心,以后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就买一袋猫粮专门喂流浪猫,它们真的好可怜。但实际付诸行动的并不多,只有少数几次,在物美里买了中袋的伟嘉猫粮,归根到底,还是我实在挣得太少,只房贷和装修的压力,已经不堪重负。
补一段关于缘缘的故事,印象中我之前在笔记中有写,但今天怎么也找不到。只有两条微博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2010年9月7日,于西罗园收养一白色男猫,取名缘缘。这家伙一点儿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各个房间轻车熟路,晚上还睡到平儿的怀里。陈思思很伤心欲绝,她一定是认为,缘缘的加入,会分享我们对她的爱,遂不吃,不喝,不睡,不动。在收养缘缘20个小时之后,不得不将他送回我们相遇的地方。#最爱吾猫€_€#
2011-3-29 12:01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我们家的陈思思五岁多了,也想养只小狗,可是陈思思不许其它任何宠物进我们家的门,会以不吃不喝不睡静坐等形势抗议,连其它小盆友用过的东西都不许保留。

@啾鸣
我们准备养一只四岁的叫小肥的白猫,还小收养一段时间两个月的哈士奇。哈哈,家里要猫狗大战了。

2011-3-7 08:29 来自 S60客户端

公园

从2013年起,在平儿的带动下,我们开始逛家附近的公园,陶然亭,中山,天坛,这些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北京植物园距离太远,去一次要花几个小时在路上,我比较抗拒。这些地方各有特色,或多山,或多水,或多树,也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历史感,同样,也都出没着流浪猫。
陶然亭的流浪猫,健康状态普遍不好,毛发脏,部分还有脱落,怕人。中山公园的猫我们喂过一次,那几张长毛的白色猫还很漂亮,也不怎么怕人,看起来很健康。天坛公园的猫相对更幸福,我们多次发现好心人喂猫,猫也很大胆,毛色不错。平儿也有好几次带着猫粮去植物园,但是那里的猫也不容易碰到,毕竟面积太大,和人的距离拉开了,有时候有粮无猫,有时候看见猫了,却没有随身携带猫粮。
在天坛喂猫的多是一些退休的老太太,有一次在她们喂一只深色狸子的时候,我们还和她们聊了一会儿天,老太太的退休金可能一半都花在这些可爱又可怜的小动物身上。她们深恨那些收养又遗弃猫的主人,尽自己的努力,送粮送水,猫儿在她们的照顾下,都生活得很开心,一点也不认生。

喂猫

大概2015年春节前后,平儿在乐宠为毛毛买了新的猫粮,PetGuard,美国原装进口,我们就将还没有吃完的皇家猫粮送到楼下去喂流浪猫。最初平儿还为这些猫预备了两只碗,一只放猫粮,一只盛水,开始几天还一切正常,后来那些碗总是找不见,想来是被在小区里打闹玩耍的孩子拿去过家家了。
等到那一袋皇家吃完,我就从京东上继续购买,每天晚上十点左右,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带一大瓶猫粮,倒在凉亭的石条上,三五分钟之后,即有一黄一白两只猫赶过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最初他们还非常怕生,只要我稍微靠近一些,它们就躲到花园里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晚上过来吃粮的猫也变多了,到我们买车前后,有一次同时发现大大小小八只猫:两黄,两白,其中一只白猫还生了三只小猫,一只黑黑白相间的猫,大概是小猫的父亲。那只做发妈妈的白猫,特别的霸气,我倒好猫粮不久,她就会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孩子们高高兴兴但依然警惕性很高的跳上石条吃饭,妈妈则蹲坐在一旁,看护着自己的孩子,如果有其它的猫过来,她就会严厉示威,原来我们喂了很久的黄猫只好躲到一边儿去。平儿说这就是“为母则刚”,我敬重这位母亲,同时也可怜那只黄猫,发现猫太多就转身回家再多拿一些猫粮下来。
平儿比我心细,总是坚持让我带水给它们喝,但是我们盛水的一次性碗,也总是被孩子们当玩具扔得满地都是,成本是一方面,弄得小区里倒处是白色的泡沫,可能会引起其它居民的不满。
有一天早上,我发现一位老太太也在亭子下喂一只黄猫,也和她聊了几句,老太太也经常喂,还给他们准备了水,于是我就和平儿商量以后只喂粮不带水了,但是我们心中也有个疑问,不知老太太是否每天坚持,因为我看到那些猫在晚上都饿得很厉害。但也只能安慰自己,它们吃饱了,也就有力气去找水喝了,毕竟永定河就在附近。
我一直固执的相信,我能摇号中签,就是这些猫带给了我好运。以后只要揭得开锅,我会一直坚持喂猫,它们都是毛毛的朋友,只不过命运悲惨了很多。也有好几次,我们白天在小区里也发现了它们,懒洋洋的睡在雨棚或者花坛的树荫下,非常的温馨可爱。我和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大概是最初的那只黄猫和白猫,已经认识我了,好多次在在小区里散步,观察停车位的时候,这两只猫都一路跟着我,在汽车底盘下穿插,和我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前行。有时候收拾家务出来晚了,那只黄猫就在我们单元楼下等着,看到我下楼,一直跟在我身后,等着我扔然垃圾再回来给他们倒吃的,一路似乎还喘着粗气,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太饿了,可怜的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