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刮蹭望陶园车场入口的铁门框

昨天在麦当劳吃过晚餐,19:56,回到B2取车回家,不明白为什么,一路上都感觉心身不宁,至西四环南路,突然想起,上次调过座椅高度,却没有相应的调整左右后视镜。那我观察后车是不是有问题啊?看了一眼车内后视镜,也感觉高度不对,为何看不到身后的车?不全是光线暗的问题吧?
一路上这些问题都在头脑中纠缠,痛苦万分,现在想来,应该是前夜在车内未休息好,白天工作一整天,到了晚上八点,精神消耗过度,很难集中。
其实,平儿上午曾劝我不要开车的:

平:晚上你回来吃饭吧 车明天晚上再开回来 行吗?
我:车的事情,我看天气吧,如果天气好,还是开回去,公里数还不到 2000 公里,趁着好天气抓紧时间练习,好不好?10天后就单双限行了。
平:行 你开车吧

进望陶园车场的时候,打轮不是很利索,我似乎感觉到右后轮压到什么东西了,根本没想到会是刮蹭。
停车很费劲,虽然有周老师傅帮忙找车位,但是前前后后兜转了几圈儿,倒车的时候还差点擦到出口路上停好的车,也影响到了出车场的车辆通行。最后,正是这辆从进口出去的车,给我腾了一个车位,我倒进去了,理论上没有周师傅的帮忙,也没问题。停车后我检查轮胎,却发现右后翼子板受伤了,疲惫的心立刻碎成一片一片的
我拼命的用手探试伤痕,好像没有变形,但是印子肯定是难免的,而且最严重的地方,露出了白色,我当时深信那就是被铁门框刮出来的金属。
无论如何,还得回家吧,二十分钟之后,开门进屋,对平儿说,进库的时候,车又受伤了,但是应该不用修了。但内心真实的想法是:金属都漏出了,可能会生锈吧?无心吃饭,如果不是困极,可能也无法睡觉。
早上四点醒,在卫生间搜索了一下刮蹭 金属,回答大同小异:如果是车身,要尽快修,以免生锈。如果蹭到保险杠了,可以先不理。
接下来两个小时无眠。大概六点半,平儿起床做早饭。我浑浑噩噩,至七点方起,搜索了下之前的维修记录:后翼子板钣金+喷漆:¥1700。
于是我对平儿说,一会儿我还是把车开到4S店,问问修车的人,这次刮蹭是否需要维修,万一误了,以后损失更大。平儿说那你记得拍照,可是我内心却在想,如果走保险,明年不知道要上涨多少,实在不行,我自己刷信用卡修吧?出门的时候,我说一会儿我会把整理箱送回来,万一要修,家用的东西,放在车上不合适。
早上光线好,我再次观察刮痕,发现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刚刚露出底漆,而且在翼子板下缘,正常的视角看,不太影响整车美观。没有整理车上物品,去4S只是为了和修车的师傅二次确认。
等宫康康的时候,我又见到了两次给我定损的人保工作人员,我假装看其它的地方,实在无脸。后来想想这样其实更不好,就去了他的办公室,问他我的车已经出过三次险,明年的保费会上涨吧?他说应该会,但是具体上涨多少,上保险的人才知道,要在电脑上计算,他不清楚。问,你的车又刮了?我只好答,上次下雨看不清楚,有一点伤,但是应该不用修,我来找宫康确认一下。狼狈出屋。
宫康看了伤痕之后,证实了不用修,底漆下方还有一层防锈漆。而且就算露出金属了,面积不大,可以点漆处理,除非撞得非常严重,才重新喷漆。
就让这个伤疤提醒我安全、清醒驾驶吧。
心可以逐步坚硬,但不能变得麻木。


最近听了无数福报和恶报的事,不是故事,真实的发生在身边。
去麦当劳之前,我本无须下车库,然而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我按下了B2键。蹭车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次邪念。
一恶念生,诸恶事至。
时刻警醒自己:低调本分的做个好人。


随手拍受伤的汽车,管村26号院,8月11日:

.
不全是找安慰,也借此提醒自己:行车注意安全。


左前轮胎的一处花纹,破损比较严重,不知是被石子还是其它的什么硬物磕伤的,看着心疼,但总归是花纹,不影响安全。和宫康确认,即使是轮胎侧面,轻微的受伤也不会造成严重的问题,只要没漏出钢丝、织线即可。但无论如何,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轮胎保养,路不好的时候,减速,能避让尽量让开。光线好的时候,仔细挑去卡在轮胎中的小石子。
对了,今天在辅路上微调了一下右后视镜,符合教科书的规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