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蝉萃

《尔雅翼·释虫·蜩》说:“礼,冠饰附蝉,取其清高饮露而不食也。”
蝉与中国古代文学的关系是异常密切的。蝉与中国古代文化的关系,差不多是集中地体现在蝉与中国古代文学的关系方面。
蝉在我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出现很早。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卫风·硕人》、《豳风·七月》、《大雅·荡》等篇,以及庄周的名篇《逍遥游》中,就曾有过它的芳名。但是作为一种“咏蝉文学”,却是魏晋及其以后的事。
从形式上看,古代文学中的咏蝉作品有诗与赋之别;从内容上看,则又有咏德和咏声之异。而二者之间又存在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咏德之文常用赋,咏声之作多用诗。
-- 张乃格:蝉与中国古代文化

饮而不食

天下之人,唯各特意哉,然而有所共予也。言味者予易牙,言音者予师旷,言治者予三王。三王既已定法度、制礼乐而传之,有不用而改自作,何以异于变易牙之和,更师旷之律?无三王之法,天下不待亡,国不待死。
饮而不食者,蝉也;不饮不食者,浮蝣也。虞舜、孝己孝而亲不爱,比干、子胥忠而君不用,仲尼、颜渊知而穷于世。劫近于暴国而无所辞之,则崇其善,扬其美,言其所长,而不称其所短也。惟惟而亡者,诽也;博而穷者,訾也;清之而俞浊者,口也。君子能为可贵,不能使人必贵己;能为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诰誓不及五帝,盟诅不及三王。交质子不及五伯。
-- 荀子·大略
易牙
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仲父病,不幸卒于大命,将奚以告寡人?”管仲曰:“微君言,臣故将谒之。愿君去竖刁,除易牙,远卫公子开方。易牙为君主,惟人肉未尝,易牙烝其子首而进之。夫人唯情莫不爱其子,今弗爱其子,安能爱君?君妒而好内,竖刁自宫以治内。人情莫不爱其身,身且不爱,安能爱君?闻开方事君十五年,齐、卫之间不容数日行,弃其母,久宦不归。其母不爱,安能爱君?臣闻之:‘矜伪不长,盖虚不久。'愿君久去此三子者也。”管仲卒死,桓公弗行。及桓公死,虫出尸不葬。
-- 韩非子·难一
管仲病,桓公问曰:“群臣谁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对曰:“杀子以适君,非人情,不可。”公曰:“开方如何?”对曰:“倍亲以适君,非人情,难近。”公曰:“竖刀如何?”对曰:“自宫以适君,非人情,难亲。”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专权。
-- 史记卷三十二·齐太公世家第二
师旷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吾年七十,欲学,恐已暮矣。”师旷曰:“何不炳烛乎?”
平公曰:“安有为人臣而戏其君乎?”
师旷曰:“盲臣安敢戏其君?臣闻之: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孰与昧行乎?”
平公曰:“善哉!”
-- 说苑·建本
师旷侍于晋侯。晋侯曰:“卫人出其君,不亦甚乎?”
对曰:“或者其君实甚。良君将赏善而刑淫,养民如子,盖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爱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其可出乎?夫君,神之主而民之望也。若困民之主,匮神乏祀,百姓绝望,社稷无主,将安用之?弗去何为?天生民而立之君,使司牧之,勿使失性。有君而为之贰,使师保之,勿使过度。是故天子有公,诸侯有卿,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朋友,庶人、工、商、皂、隶、牧、圉皆有亲昵,以相辅佐也。善则赏之,过则匡之,患则救之,失则革之。
自王以下,各有父兄子弟,以补察其政。史为书,瞽为诗,工诵箴谏,大夫规诲,士传言,庶人谤,商旅于市,百工献艺。故《夏书》曰:‘遒人以木铎徇于路。
官师相规,工执艺事以谏。’正月孟春,于是乎有之,谏失常也。天之爱民甚矣。
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以从其淫,而弃天地之性?必不然矣。”
-- 左传·襄公十四年
晋平公与群臣饮,饮酣,乃喟然叹曰:“莫乐为人君!惟其言而莫之违。”师旷侍坐于前,援琴撞之。公被衽而避,琴坏于壁。公曰:“太师谁撞?”师旷曰:“今者有小人言侧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师旷曰:“哑!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右请除之。公曰:“释之,以为寡人戒。”
-- 韩非子·难一

老汉粘蝉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
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橛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啁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佝偻丈人之谓乎!”
-- 庄子·达生

螳螂捕蝉

庄周游于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
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
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翼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
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
-- 庄子·山木
吴王欲伐荆,告其左右曰:“敢有谏者死!”舍人有少孺子者欲谏不敢,则怀丸操弹,游于后园,露沾其衣,如是者三旦。吴王曰:“子来,何苦沾衣如此?”对曰:“园中有树,其上有蝉,蝉高居悲鸣饮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蝉,而不知黄雀在其傍也;黄雀延颈,欲啄螳螂,而不知弹丸在其下也。此三者皆务欲得其前利,而不顾其后之患也。”吴王曰:“善哉!”乃罢其兵。
-- 说苑·正谏
楚庄王将兴师伐晋……(孙叔敖)进谏曰:“臣园中有榆,其上有蝉。蝉方奋翼悲鸣,欲饮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后,曲其颈,欲攫而食之也。螳螂方欲食蝉,而不知黄雀在后,举其颈,欲啄而食之也。黄雀方欲食螳螂,不知童子挟弹丸在榆下,迎而欲弹之。童子方欲弹黄雀,不知前有深坑,后有掘株也。”
-- 韩诗外传·卷十
这些资料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在蝉的一生中,时时、处处都潜伏着危机。大约正是由于以上的种种原因,人们才赋予蝉以悲剧的美学意义,让它的鸣叫具有一种催人泪下的情感力量。

在狱咏蝉

骆宾王(约626—684后),唐代文学家。字观光。婺州义乌(今属浙江)人。曾任临海丞。后随徐敬业起兵反对武则天,作《讨武瞾檄》,兵败后不知所终,或说被杀,或说为僧。他与王勃、杨炯、卢照邻以诗文齐名,为“初唐四杰”之一。有《骆宾王文集》。
余禁所禁垣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株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 应节为变,审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乔树之微风,韵姿天纵; 饮高秋之坠露,清畏人知。仆失路艰虞,遭时徽纆。不哀伤而自怨,未摇落而先衰。闻蟪蛄之流声,悟平反之已奏;见螳螂之抱影,怯危机之未安。感而缀诗,贻诸知己。庶情沿物应,哀弱羽之飘零; 道寄人知,悯余声之寂寞。非谓文墨,取代幽忧云尔。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注:
⑴ “虽生意”两句:东晋殷仲文,见大司马桓温府中老槐树,叹曰:“此树婆娑,无复生意。”借此自叹其不得志。这里即用其事。
⑵ “而听讼”两句:传说周代召伯巡行,听民间之讼而不烦劳百姓,就在甘棠(即棠梨)下断案,后人因相戒不要损伤这树。召伯,即召公。周代燕国始祖名,因封邑在召(今陕西岐山西南)而得名。

杨露蝉

杨露蝉,直隶省广平府人(今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将太极拳事业深入推广,发扬光大的伟大武术家。他以毕生精力钻研武学,醉心拳道,讷于言而敏于行,成就威名后仍淡泊依旧,不为浮华虚荣所累,是典型的武痴。
自露蝉公北上燕都虎行京朝,广为大众声闻起至今一百六七十年间,他之所以受到无数人的敬重仰慕,究其原因除了刻苦自强的精神,艺业精绝的功夫等等,更重要的是谦逊明德,尊师重道的珍贵品质。可赞无愧为武林中一代宗师,江湖上万世师表。
我私以为此等人杰若不成就武道巅峰,天地当弃灭。后学中有志及有智者,诚心求艺寻道必树此公为楷模;而贪图名利双收且自欺欺人者可止矣,见此如响洪钟于耳畔,挨棒喝于当头,急紧自警自省,为时未晚。
杨露蝉陈沟偷拳
杨自幼好武,因家贫,迫于生计,在广平府西关大街中药铺“太和堂”中干活。这药店为陈家沟人陈德瑚所开。
恰巧这段时间陈长兴借陈德瑚大宅院中授徒。杨露蝉在陈氏师徒练拳时,在一旁观看,用心记下某些招式,无人时便私下练习。后被陈发现,叹其为天赋异禀之武学奇才。然而,陈长兴果然是大格局的人物,不但没有怪罪他偷学,反而大胆摒弃门户之见和江湖禁忌,和陈德瑚商量,准其在业余时间正式学习陈家沟拳术。
这样,杨露蝉才得以正式拜陈长兴为师。
电影《神丐》结尾,引用了虞世南的诗: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緌:ruí,古时帽带打结后下垂的部分。
这首初唐名臣虞世南的一首咏物诗,咏物中尤多寄托,具有浓郁的象征性。句句写的是蝉的形体、习性和声音,而句句又暗示着诗人高洁清远的品行志趣,物我互释,咏物的深层意义是咏人。

蝉的启示

道证法师
以悲哀之终点,作快乐的起点
当我很衰弱念佛念不出声的时候,听到外面树上的蝉叫得很响亮,想到爸爸讲的道理,我就告诉自己说:「一隻蝉那麽小,叫的声音就那麽大,你身体这麽大,光一个肺就不知比蝉大多少,你竟然说没有声音念佛,没力气好供养佛,真是岂有此理!比蝉还不如。这样怎麽能做极乐世界的菩萨呢?」
我一这样想,就勉力尽心尽声叫出佛来!我发现在每一个很悲哀的终点,再提起勇气可以作另外一个起点—可能是个快乐的起点。

蝉联

蝉脱壳方法独特,幼虫留下躯壳,成虫以原貌从躯壳中脱颖而出,在原基础上得以延伸和保持。因此,人们将蝉的蜕变现象,比喻世间连续保持的事物,或是联贯取得的成果了。
蝉是一种善鸣的昆虫,它有薄而透明的四个翅,可以飞翔,俗名“知了”。雄蝉的胸腹交界处,有个发声器,在夏日燥热天气时,蝉鸣叫的声音最响。南北朝时有位叫王籍的诗人,写了首《人若耶溪》诗,其中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句,以蝉叫鸟鸣反衬林静山幽,成了妙趣佳句,恰恰说明蝉的噪叫是此虫一大特点。
蝉在成长过程中,它的幼虫栖息在土里,靠它的针状口器刺入树根、树枝来吸收营养。当蝉的幼虫长大,要变为成虫时,便将自己的蝉壳脱在树根或树干上,蜕变为成熟的成虫,展翅飞去,到处鸣唱了。
人们常说的“金蝉脱壳”指的就是这种蜕变,它已成为成语,比喻施计脱身逃跑。认真求证一下,无论是脱壳之前还是脱壳之后,蝉总是蝉,只是幼虫变作成虫而已。但是,脱壳方法独特,幼虫留下躯壳,成虫以原貌从躯壳中脱颖而出,在原基础上得以延伸和保持。因此,人们将蝉的蜕变现象,比喻世间连续保持的事物,或是联贯取得的成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