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2015最后一天的梦

  1. 总是下大雨,大舅的第二排房子堂屋中央,已经成为一条小河。
  2. Google 上保存了仅有的两篇日志,想修改其中一篇的内容,因为署名为AScode。
  3. 从罗高回家的路很漫长,被大水阻隔。
  4. 得一机会去看两个舅母,她们都老了。
  5. 镜头跳到潘卓方的车,镀铬部分划痕严重,右前门的气帽和油门踏板紧挨在一起,已被踩歪。
  6. 七姑奶成了舅母的婆婆,满头白发,勾在椅子上伤心,原因是担心百年之后两个舅母不哭。我于是出面以她们死后外甥不再尽孝为筹码,进行威胁和安慰,如果她们过分的话,姑奶终于笑了。


这些情节都很乱,很怪,但细想之后,无不渗透着我对家乡,住房,亲戚,互联网和汽车的思考,或者准确的说,是忧虑。
雾霾漫天,我们只能把自己囚在家里。听了两则伊索寓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