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没有安慰

昨天的一通电话,让我思绪混乱,无法安心工作,夜不能寐,早起头重脚轻。
我的痛苦和委曲,无处诉说,只能避重就轻的给平儿讲了几句,然后等时间来抚平创口。
闹钟定的6:00,我4:25就醒了,再也无法入睡,看手环记录的数据:
睡眠时长:6小时41分
入睡时间:23:13
醒来时间:6:00
深睡时长:57分钟
浅睡时长:5小时44分

显然手环没有识别4:25以后的展转,昨天实睡5小时12分,本已债台高筑的睡眠,又新增一笔欠款。
做早餐的时候,无法阻止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只好戴上耳机,听岳南的《南渡北归》,感于流亡师生的凄苦,震于国学大师的人格,悲民生之艰,叹抗战之难,我可以暂时忘却自己的伤痛。听到张自忠将军翻然悔悟之后,血战疆场,为国捐躯,辅以蒋先生的电文,我不禁泪眼模糊。死生事大,如今于我,死易生难。
之后的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等一个电话,道歉我不敢奢望,哪怕一句安慰的话,也会令我心中好受一些,但是,没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