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安娜·卡列尼娜

昨天说的 last update,要食言了,因为我漏掉了《安娜·卡列尼娜》。
近代世界名著,俄罗斯文学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慑于它的厚重,一直不敢深入,直到2014年初通过鲍卡播讲的有声读物,通览全卷。当时,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现在已经逐步趋于平淡,于是决定重读,正好在元旦那天,买到草婴翻译的 Kindle 版。亚马逊亦有 A Public Domain Book 有免费英文公版,Translated by Constance Garnett。
鲍卡的版本,不是草婴所译,也非上海译文(高惠群 石国生)版。
Happy famil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

— Constance Garnett
幸福的家庭无不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幸。
— 高惠群 石国生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 草婴,南京译林出版社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 周扬 谢素台,从英译本转译,人民文学版,鲍卡读的正是这个版本,名《安娜·卡列宁娜》
有声读物存储于:

  • apple
  • chenzixine

百度百科上列举了15个中译版本。


人民文学版开篇: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奥布隆斯基家里一切都混乱了。妻子发觉丈夫和他们家从前的法国女家庭教师有暧昧关系,她向丈夫声明她不能和他再在一个屋子里住下去了。这样的状态已经继续了三天,不仅他们夫妻两个,连全家和仆人都为此感到痛苦。家里的每个人都觉得他们住在一起没有意思,而且觉得就是在任何客店里萍水相逢的人也都比他们——奥布隆斯基全家和仆人更情投意合。妻子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一步,丈夫三天不在家了,小孩们像失了管教一样在家里到处乱跑。英国女家庭教师和女管家吵架,给朋友写了信,请替她找一个新的位置。厨师昨天恰好在晚餐时走掉了,厨娘和车夫辞了工。
在吵架后的第三天,斯捷潘.阿尔卡季奇·奥布隆斯基公爵——他在社交场合叫斯季瓦——在照例的时间,早晨八点钟醒来,不在他妻子的寝室,却在他书房里的鞣皮沙发上。他在富于弹性的沙发上把自己肥胖的、保养得很好的身体翻转,好像要再睡一大觉似的,他使劲抱住一个枕头,把脸紧紧地偎着它;但是他突然跳起来,坐在沙发上,睁开眼睛。

1 thought on “安娜·卡列尼娜

Christen January 6, 2016 at 11:49 am

战争与和平,为托翁最负盛名的作品。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