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哑巴

网易新闻大国小民刊载了一篇文章:《哑巴死了,村里人说他连死都那么滑稽》,暴露了农村人的冷酷,自私,无情,贪婪,平儿通过QQ转发给我的。我们出生的农村,可能没有文中所描绘的那么落后,但也好不了多少,恨人有,笑人无,搬弄是非,传播谣言,不尊孝道,漠视亲情,离婚屡见不鲜,赌博引以为业,如果不是父母在家,我们真不愿意再回去。
文章似乎是在描写一个可怜的哑巴,但是我却从中读出了哑巴的淳朴,善良和执着,真正可怜的,是他的那些乡人。我也想起了我记忆中的哑巴。
我小时候也欺负过耿楼的哑巴,他总是来我们村打柴,我们会在他背后拖他的柴禾挑子,扯下一些枝条,后来很多年我都怕见到他,现在更是后悔这件事。听说他现在已经住进了养老院,希望他晚年幸福。如果我还能再见到他,会给他一些钱,添补生活用品。

金竹银竹有个佬儿,也是哑巴,可能智力也多少有些问题,每天只是玩儿,好像没有什么人整他。这些年我没有再见到他,不知是不是已经死了。
小时候去山豹家里玩,隔壁塆儿也有一个哑巴,女的,当时也就十七八岁,因为不会说话,脾气可能又非常急躁,经常大喊大叫,有时候还追赶小孩子,我见了她都躲得远远的!
这些记忆都太过零碎,我无法整理成系统的文字,甚至连他们的面目,都越来越模糊了。毕竟,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而现在,我的后脑,已经生了很多的白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