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巴黎圣母院译本对比

陈敬容译本:
李野默播讲底本
巴黎人被旧城区、大学区和市民区三重城垣里一片轰鸣的钟声惊醒的那个日子,距离今天已经有三百四十八年六个月零十九天了。
一四八二年一月六号那个日子,历史上并没有保存下什么记忆。一大早就使得巴黎市民和那些钟如此骚动的那个事件,也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那既不是庇卡底人和勃艮第人的进攻,也不是一个抬圣骨盒的仪式行列,也不是拉斯葡萄园的一次学生暴动,也不是“尊贵的国王陛下”的入城式,也不是巴黎的司法宫判处的男女盗窃犯的漂亮绞刑,更不是十五世纪常见的那些盛装的戴翎毛的使臣们的莅临。才不过两天以前,就有那样一支人马——弗朗德勒的使臣们,带着为王太子与弗朗德勒的玛格丽特公主联姻的使命来到了巴黎。他们的到来使波旁红衣主教非常厌烦,因为他为了向国王讨好,不得不对那帮土里土气的弗朗德勒市政官笑脸相迎,并且用许多“寓意剧、滑稽剧和闹剧”,在他的波旁官邸招待他们,当时下了一场瓢泼大雨,把他房门口的精致帷幔全浇透了。

李玉民译本:
聂梅播讲底本
话说距今三百四十八年零六个月十九天前,那日巴黎万钟齐鸣,响彻老城、大学城和新城三重城垣,惊醒了全体市民。
其实,1482年1月6日那天,并不是史册记载的纪念日;一清早全城钟声轰鸣.市民惊动,也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既不是庇卡底人或勃艮第人进犯。也不是抬着圣骨盒的宗教列队仪式;既不是拉阿斯城学生造反,也不是“我们尊称威震天下圣主国王陛下”摆驾人城:甚至不是在司法官广场吊死男女扒手的热闹场景;更不是十五世纪常见的羽饰盛装的某国使臣莅临到任。就在两天前,还有这样一队人马,即佛兰德使团奉命前来,为缔结法国王太子和佛兰德玛格丽特公主的婚约。为此,波旁红衣主教不胜其烦,但是他为了讨好国王,不得不满脸堆笑,迎接佛兰德市政官那帮土里土气的外国佬,还在波旁公爵府款待他们,为他们演出一场“特别精彩的寓意剧、滑稽剧和闹剧”。不料天不作美。一场滂沱大雨,将府门挂的精美华丽的帷幔淋得一塌糊涂。
潘丽珍译本
喜马拉雅旭光Sound播讲底本
三百四十八年六个月零十九天以前的今天,巴黎老城、大学城和新城的三重城垣内,所有的教堂钟声齐鸣,惊醒了酣睡中的居民。
然而,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在历目前却是平淡无奇的日子。那天,一大早巴黎大小钟楼钟声四起,男女老少纷纷起床,并不是因为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是皮卡第人或勃艮第人打来了,或是要抬着圣物盒游行;也不是拉阿斯葡萄园的学生造反了,或是威名显赫的国王陛下进城来了;不是巴黎隼山的绞刑架上要绞死男女扒手,甚至也不是那些穿得花团锦簇、帽子上插着羽毛的外国使团突然来临。这种事在十五世纪是屡见不鲜的,不到两天前,还曾有过这样一队人马在巴黎招摇过市,那是佛兰德的使团,专程前来为法国王太子和玛格丽特·德·佛兰德公主缔结婚约的。波旁红衣主教嫌这一行人太麻烦,但为了讨国王欢喜,只好强做笑脸,迎接这群土里土气的佛兰德的市长、镇长们,在他的波旁府大演优美的寓意剧、讽刺剧和笑剧,让他们一饱眼福。可是下了场倾盆大雨,门前的华丽帷幔淋了个不亦乐乎。
安少康译本:
三百四十八年六个月零十九天前,巴黎老城、大学城和新城的三重城垣内钟声大作,市民们从睡梦中惊醒。
然而,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并未载入史册。清晨,全城的洪钟响成一片,百姓们兴奋不已,其实压根没出什么大事。那不是庇卡底人或勃艮第人攻城,也不是簇拥着神龛的队列招摇过市;不是拉阿斯葡萄园的学生寻衅滋事,也不是“令臣民诚惶诚恐的国王陛下”驾到;不是在巴黎司法官前麻利地绞死几个男女窃贼,甚至也不是十五世纪司空见惯的某个翎毛冠顶、华装裹身的使团前来造访。两天前就有一队如此装束的人马驶过,那是弗朗德勒的使节,他们奉旨奔赴巴黎,缔结弗朗德勒的玛格丽特公主和法兰西王储的婚约。这事让波旁红衣主教大伤脑筋,但为了取悦国王,他不得不对弗朗德勒市长、镇长这帮粗声粗气的乡巴佬强颜为笑,在自己的波旁府邸中上演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寓意剧、滑稽剧兼笑剧”为之洗尘,当时大雨倾盆,将门口华丽的帷幔淋得透湿。
施康强,张新木译本:
距今三百四十八年六个月零十九天,巴黎万钟齐鸣,旧城、大学城和新城三重城垣中的市民个个惊醒。
然而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这一天并非载诸史册的重大日子。大清早就惊动了巴黎各座钟楼和全体市民的事件,其实不足称道。既非毕卡第人或勃艮第人发动进攻,也不是抬着圣龛游行,更不是拉阿斯葡萄园里的学生娃起来造反,不是号称“万民敬畏之主国王陛下”的入城式,甚至不是在司法宫广场干净利落地绞死个把男女扒手。这也不是十五世纪常见的某个头戴翎毛、身披五色斑斓的盛装的外国使团来临。两天前刚有这样一队人马驰过,那是弗兰德的使节奉命前来缔结弗兰德的玛格丽特公主与法国王太子的婚约。他们进入巴黎,使波旁枢机主教大人伤透脑筋。他为了取悦国王,不得不对这班举止粗俗、高声喧哗的弗兰德市长、镇长笑脸相迎,并在自己的波旁公馆中上演一出“极其精彩的寓意剧、滑稽剧兼闹剧”以示款待,顾不得一场滂沱大雨淋透了悬挂在公馆门口的华丽幔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