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大师落地

董作宾在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系兼课后,有同事经常见他每次下课回家,都从校内的小卖部买一包花生米边走边吃,且吃得很香的样子,就问他为何总是买花生米吃。董说讲完课后肚子就有点饿,吃几个花生米充饥,别的买不起,花生米便宜些。对方不解地问,为何不拿到家中去吃?董一边用手指捏着花生米往嘴里送,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我家食指浩繁,拿回去,这包花生米就不是我的了。”
面对飞机不能降落和城门不开的混乱危险局势,胡、陈两家只好乘车返回东厂胡同暂住,等待第二天早晨再次行动。当晚,邓广铭到东厂胡同与陈寅恪话别,陈对邓意味深长地说了下面一段话:“其实,胡先生因政治上的关系,是非走不可的;我则原可不走。但是,听说在共产党统治区大家一律吃小米,要我也吃小米可受不了。而且,我身体多病,离开美国药也不行。所以我也得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