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读完大地

今天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读完了中文版最后一章。这应该是我快的一个读书周期了,小说篇幅本身也不长,时间的跨度虽然大,但读起来并不拖沓,这大概也是白描手法的一种魅力。
在前两年读《约翰·克里斯朵夫》、《悲惨世界》、《安娜·卡列妮娜》之后,我对文学作品的深度和气势有了模糊的认知,感觉只有真正的大家,才能奉献后人称之为伟大的作品,而我们耳熟能详的大部分世界文学名著,都缺少这种根底。我偏受这类作品,一如中国的红楼和西游。
但写作其实应该和绘画有相通之处,既然绘画有没骨、写意、白描和工笔重彩之分,写作又何尝不是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