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王垠的过去和现状

按:王垠在我的心中,一直是龙一样的存在。今天终于找到五篇他的文章,转载于此,引为借鉴
此为尾声,摘自新浪博客
王垠文章不完全列表:

  • 完全用linux工作
  • 写给支持和反对《完全用Linux工作》的人们
  • 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
  • Cornell 感受
  • 我和Google的故事
  • 对博士学位说永别
  • 从工具的奴隶到工具的主人


他朋友对他的回忆:
王垠的过去和现状
转载其主体:
王垠的退学申请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其中不乏生活在王垠身边的同学。看了王垠的长文中对他自己心灵历程的回忆,看了大家从各个角度发表的意见,作为王垠的同学和朋友,这些天我也一直百感交集,现在总结了三点,想跟大家说说。
首先,水母上对这件事情的主流反映是让人觉得充满关心和理解的,有些甚至温暖得让人感动的。也有不理解的意见,我觉得正常,毕竟这确实是件很突兀的事情。不管怎样,我期待我们的社会和教育体制对王垠和他的老师们能体现出更多的理解和关怀。
(一) 从王垠的角度说
看过王垠的退学申请的人会知道,王垠是个理想主义者;而我们大多数人其实是机会主义者,寻求survival。我以为两类人都值得敬佩:机会主义者是社会主流,实际上起勤恳的工蚁的作用,是社会进步的主力;理想主义者是少数,像指方向的灯塔。有的灯塔方位不对,有的灯光暗淡,不能给人信任感,但无论如何,这世界不能少了灯塔 ── 总要有人说说他们的梦想,也许就是这世界应该发展的方向吧。理想主义者要说什么就让他说呗 ── 如果说对了,是对大家都有价值的;如果说错了,自有时间来证明。有什么好反驳和压制的呢?对吧?
王垠不仅是理想主义者,他是个天才,天才不是全才,天才在他不天才的方面比常人更柔弱,更需要关心。 我以为天才不一定是指天生的才,仅仅是指在某方面比较出众的人。作为王垠的 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那个计算几何大作业算其中之一吧),也作为一个在清华计算机系学习了4年多的直播生,我想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王垠的思维速度、深度、和广度;探索的欲望、求知热情、持之以恒的精神;动手能力;以及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上的潜力都比咱们清华计算机系很大一部分同学强。(我感觉王垠那篇获奖论文远不足以说明其才能。也请大家相信我不是只以paper 论英雄的人) ── 你说你在某个方面比王垠更强?那好阿。你也是天才!── 我想这也是王垠的老师们在学术方向选择上一再放任他的原因(这点我了解,是事实)。 但是天才不是全才 ── 当他们在一方面投入绝大部分精力的时候,在其他方面必然的技不如人的。图灵处理不好同性恋男友的关系,霍金会对朝夕照顾他的妻子无端发脾气,爱因斯坦管不好生活费,诸葛亮不能收拢人才造成蜀中无大将的局面。。。 难道因为这些缺点就应该骂他们一顿,让他们辞职下岗,羞愤隐居吗?如果当年他们身边的人这么作,历史恐怕会变得更悲哀一些;如果我们今天这样作,中国恐怕永远也不会有诺贝尔奖得主,不会有开明的政治家了。
我、和我们2001级直播生中很多同学都知道,王垠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很单纯、不上路,有时不能理解别人。在我们生日节日的宴席上、一起出去喝酒唱歌的时候、确实有过尴尬出现。我们都会跟王垠说,希望他能改。但是就象王垠不强迫我们跟他一样理想化一样,我们也从不觉得必须让他按照我们的处事标准生活。
我个人以为,如果觉得一个朋友值得我关心,那我就关心他帮他。不能也不必求回报。更不能因此要求他改变什么。批评应该是建议的形式、是尽我的责任。听与不听是他的事。毕竟谁也不可能改变别人的原则、也没有资格、没有必要这么作。我想王垠身边朋友不少,大家应该和我的想法差不多。如果更多的人能这样理解和包容王垠、理解和包容我们身边所有有才干的“不完美者” ── 我们的社会就更和谐、更完美了。
(二)对王垠的老师们
王垠的老师们更需要大家的理解。王垠的文章容易让人误以为他对他的老师们有很大意见。但是我想强调的是:我对这件事的了解比大多数同学多一些,从王垠这两年来跟我聊的情况看,我从来不觉的王垠是对老师个人的意见(即使在他的这篇文章中有冲动的话)。像前面有id是university的兄弟总结的,王垠的意见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对体制中瑕疵的不满的表达 ── 对事不对人。
我跟大家说说从我的角度了解的一些情况:
王垠的导师是计算机系一位很有爱才盛名的老教授。在和王垠商量的情况下,数次容许王垠改变研究方向,去作不是他们实验室的研究方向。前天(王垠的文章被转载后的第二天)我的一个博士后师兄就专门写信说到老师爱才的事实例子,希望我传劝王垠。 王垠的副导师和实验室内外的很多同学关系都不错。 今年春天他专门将自己的交流机会分出一部分,帮王垠联系了去香港交流,希望王垠能看到他们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中的一些引人之处。 今年夏天,计算机系博士生论坛时,王垠跟一位系领导谈起一些他看到的教育行政管理方面的不足。这位老师很坦诚很认真的和王垠讨论,几乎到交头接耳,还爽朗的笑道:“这个你怎么才发现阿?”。王垠得到开导后很高兴很兴奋,说老师真是实在人。半年前,当另一位系领导得知王垠数次改变研究方向后,专门请负责研究生工作的一位年轻老师向王垠身边的同学了解情况,帮王垠想办法。这位年轻老师向我了解情况的时候非常诚恳,让我都觉得很感动。还有,当时给我们上课的一位老师,在王垠寻找研究方向的过程中一直寄予帮助和指导、在王垠不开心的时候一贯坚持理解和鼓励。当王垠告诉我这些情况时。。。还是感动。 当这些老师们作这些很实际的工作的时候,都是默默无闻的,他们没有把这些放上网去让人转载。 我觉得不公平。 我说出来,希望大家知道,这样对问题的了解更全面。
但是不管怎样,今天中国的总体学术环境和学术氛围达不到王垠的理想要求。在某些方面不如国外合理。我对此也有过很多想法。我想这些情况,老师们比我们学生了解的更深刻。这样的问题不是一个老师就能改变的。但是让我感到很开心的是,我看到的这些最能干最值得钦佩的老师们,在王垠的理想化意见面前表现出的充分的理解、包容、耐心、实事求是、不避讳问题的态度,让我对清华、对中国的教育制度的完善变得很信心。
(三)我对此事的态度
1、学生退学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各有志。可以理解。
2、客观的说,王垠写这篇文章时是处于冲动的状态下的。其语言不客观、不能做到对老师们基本的理解。对帮助过他的老师们是有伤害的。我希望大家能给王垠一个平静心情的时间,一个反思的缓冲。希望王垠能有机会向老师们说一声"对不起"。
3、清华的校训是崇尚“行胜于言”的。既然有个理想主义者在说问题,那我们倒是可以看看是否真有这些问题。主动去找问题,不回避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寻求改革之道 ── 是以谓之“自强不息”;实事求是,不全盘否定,不因噎废食,寻求最佳的改革方案 ── 是以谓之“厚德载物”。
4、从王垠的角度来说,完善自己不完善的一面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天才,他的生存也主要靠自己。不能体谅他人、不能理解他人、是不可以的。
5、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希望王垠能在完善自己的同时,继续坚持人生的目标。才真能不辜负老师们默默的培养努力和承受的不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