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士族

按:士族,我们并不陌生,经过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扭曲,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的反转,再到今天易中天先生的正名,我才对这个阶层有了初步的认识。
书读少了,不要轻易的出来混。
或许所有的人,都是矛盾的综合体,翩翩士族也不例外,易中天先生的这套史书,整体上可能深度不够,但他看士族,的确独到而且深入。太喜欢这段文字:

追求真实的魏晋,也同时弥漫着虚伪。或者准确地说,魏晋的时代特征就是充满矛盾:漂亮又丑陋,清高又贪婪,潇洒又势利,高雅又庸俗,真实又虚伪。这就像西方人看不懂的日本人:好斗又温和,喜新又守旧,崇尚武力又极其爱美,倨傲自尊又彬彬有礼。
没错,菊花与刀。

只不过在日本,菊是皇家族徽,刀是武士象征,魏晋则菊花和刀都在士族手中,既在陶渊明的东篱下,也在简文帝的华林园,还在王敦和桓温的军营里。因为就连两晋的皇族也原本是士族,并且以士族自居和自豪。
士族才是魏晋的主人翁。
中华之有士族,正如欧洲之有骑士,日本之有武士。他们都是相对独立的阶层,圈子意识很强,有自己的一整套价值体系、行为规范、道德观念和审美标准。比方说,以尊重女性为美德(欧洲骑士),以完成责任为天职(日本武士),以血统纯正为高贵(魏晋士族)。
然而魏晋的士族,与欧洲的骑士、日本的武士又是不同的。后者更在意的是自己的个人身份和职业标志,士族却相当看重家族的地位、血脉和传统。由是之故,骑士离开军团即为剑客,武士失去宗主便成浪人,魏晋之士如果出身寒门,或家道中落,那就什么都不是。
于是士族的独立,就无可避免地具有双重性。

– 易中天中华史 魏晋风度 第五章 价值观 真真假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