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2016年终总结

还有两天,就是春节,我一年的总结,终于脱稿,不是我拖延,也没有当作负担,只是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太多让我始料未及的事,兜兜转转,还没有走出自己的执念。 我至少有三年没有怎么看过电视,但是内心总在揣摩现实和电视的关系,我没有新颖的观点,还是那两句话: 人生都是现场直播,没有办法重来; 有的时候,生活比电视剧精彩多了! 痛归痛,但既然爬起来了,生活还得继续,工作更要加油,朋友是我最珍贵的财富,学习让我充满信心,时间会覆盖所有的伤口,我还是百折不死的铁骨人。

By - Christen

用自信驱赶焦虑

在物质丰富,全民娱乐的时代,我们漂泊在都市,每一个人,却都能真切地体验焦虑,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在夜深人静的灯下,不经意的袭来,撕咬、吞噬我们的内心,可能还会伴随拖延和强迫,让我们的心理陷入深度痛苦。 这不是什么药物可以治疗的,哪怕去看心理医生,他们最多提供一面可以照见我们自己的镜子,真正的解脱,只有靠我们自己。焦虑源自不安全感,害怕得不到世俗认为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害怕失去我们仅有的那一点点积累。我们明知道松鼠囤是一种病,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猴子摘玉米的故事,我们笑称坚持是一种美德,但知易行难。可能在前一秒非常的自信,突然又感到极度的恐慌,反反复复的纠缠中,我隐约的领悟,必须有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呈现在眼前,不断的构筑发自内心的自信,最终战胜焦虑。

By - Christen

挣钱投资你自己

我认为我们应该活得真实一些,不避讳谈论钱这个问题。我们辛苦地工作,虽客观上创造了社会价值,但主观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追求一种更有品质的生活。我们都被驱赶到一条快速运转的流水线上,任何企图冒险跳下来的人,都会被摔残双腿,回不去故乡,也到不了远方,只有拼命跟上人潮前进的节奏。这不是一个可以靠梦想就能生存的年代,尽管我们都必须心怀梦想。 钱,可以带给我们非常现实的安全感,不愿相信它的残酷,却也无可奈何。 几年以前,在我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也接受“钱财不过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观念,我不知道A.O.史密斯热水器有超静音版本,能精准控制水温而且对水压的要求很低,我以为京东上卖的Wenger或者SWISSGEAR双肩包真的就是盛名之下的瑞士军刀,我也曾背诵《好了歌》,那是最好的安慰剂:

By - Christen

深度培养兴趣爱好

在早期前程无忧和智障招聘上,格式简历中一般都有这一项:兴趣爱好,当时年轻,真的没有意识到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对工作可能产生的影响,只顾看他的个人技能和项目经验了。现在回忆,作为这个星球上非常特别的职业物种,兴趣爱好高度一致: 看书 音乐 电影 设身处地想一想,当时作如是答的同学,可能大多真的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如果不是必填,或许会直接略过。因为,这些项目,几乎适用于所有的人,很难反映一个人的性格,也难以进入“如果爱,请深爱”的境界。

By - Christen

健全我们的人格

这几天又听了一遍白云出岫诵读的《颜氏家训》,《教子》开篇第一句话,印象深刻: 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 回望我的孩提和少年时代,因为家庭经济条件,和父母知识水平,还有整个的农村社会风气的限制,不只是我,同龄的孩子也多半是散养长大的,在爱的能力和性格教育上,多为空白,能够认知基本的善恶,可供养我们读书,已经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后推十年,90年代出生的孩子,虽然因为父母打工而有了较为宽裕的经济基础,但又衍生了新的问题:大部分孩子都是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隔代的教育,相对而言更加溺爱孩子,同时在消费观念上更为俭朴,也完全认识不到孩子在心灵上的需求。

By - Christen

主动链接资源

在这个性张扬的时代,温和,同理心,换位思考的品质,似乎越来越罕见:别站在你的角度看我,我怕你看不懂。 同时,这又是一个跨界,云计算,海量数据改换互联网的年代,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要生存和发展,必须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注重协作。 我们经常调侃自己的单位是厂子,但是内心清楚,我们的部门不是车间,一个合理人才结构,必须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也认可自己有其短板,同时又自然形成合理的能力阶梯,特别是微小的团队。大家可以默契的配合,每一个人都有被认可的机会,同时又认识到我必须向身边的人学习。工作本身没有贵贱,不同领域的技术也难有高下之分,但是项目在规模、难度、价值,以及对人的成长的作用力,必定有其差异。人与人之间,差别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那么大,但经验的积累,悟性的培养,兴趣之所向,和自省的习惯,还是有不同的,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我认为构成一个人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力不断在变化。部门经理通过观察和沟通,掌握团队中每一个人的定位,将合理的资源和项目,分配到合适的人身上,就完成了基本的管理。对团队成员而言,最大程度上抑制了内耗,同时又能看到进步的空间,这是最好的状态。

By - Christen

退出舒服区

过了春节,就真的13年了,回顾4700多个日夜,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我从未停止折腾。 虽然我还没有成为专家,但我不是只有13年的工作经验,更不是用一年的经验工作了13年,平均两到三年,或为形势所迫,或者机缘巧合,亦或当仁不让,我在“无意识”中更换了工作职能。我不是一人可以安坐冷板凳的人,喜欢挑战新的领域,尽管安全感不足,我还是可以接纳现在的状态。 第一层 在我们老家,有一句俗语:谁愿意和舒坦打别。但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说我退出编辑部是因为写作能力不足不得已而为之,那至少我还可以踏踏实实的写十年代码,或许现在已经是Java专家。但我却选择了投入时间和精力分析需求、管理项目、优化广告、采购资源,现在又奋力挤进产品经理的行列,研究新形势下的互联网广告。

By - Christen

新技术应对新广告

正如GDP数字,并不足以说明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富足,一家网络媒体的实力的影响,也不能依托于那些虚无的数据,很多人慨叹生意越来越难做,广告越来越难签单,其实,以自己沉浮多年的切身感受,这才是正常的状态,因为事实如此: 客户越来越理性 网民越来越现实 媒体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内容,技术,运营,必须并驾齐驱 广告公司必须抛出三方认可的新的 Game Rule 2016年的12月,是一个值得历史铭记的转折点。以往的圣诞、元旦前后,是我们传统广告压力非常大的时节,因为年度预算要清空,否则第二年无法增长,于是各大网站的首屏清一色被广告包场,高峰时期滚动至第二屏才看到焦点图,所有的部门都感觉力不从心,但2016年,事情正在起变化。

By - Christen

梧桐

2013年11月20日的知乎日报,做得非常好:《法国梧桐,既不法国也不梧桐》。 我的家乡属于淮河水系,多山地,植被茂盛,诸如树,就有枫,柳(杨柳,冲天柳),桐(泡桐、油桐),栗(板栗,麻栗),茶(油茶,绿茶),杉(刺杉,落叶杉),松,槐,柏,桂,栀,桃,李、杏、梨,樱和银杏,还有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树,统称灌木。近年来,从外地引进的树种,像桔子,枇杷,也能开花结果,但产量一般。回忆让人倍感温暖,也会让人心生惆怅。 几天前写华工校园,提到朱九思校长当年大量栽植“法国梧桐”,今天才知这是一个误解,且在国内这种误解特别普遍,庆幸我还没有把“鳳栖梧”和“悬铃木”直接联系起来。补习一下关于梧桐的知识,在我们的家乡并没有这个树种。以后有机会,我会把前面列举的树木,一一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