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写作

为人难是常态,觉得难受的时候,我的办法是静下心来做自己的知识管理,发展自己的兴趣。 每天积累一点点,关于编程开发,关于项目管理,甚至和挣钱无关的电影音乐,总之写点什么东西,看着这些东西慢慢长大,心中的焦虑就少了一些,看这个社会的人和事就平和一些了,有自己的内心世界。 现在有这种能力,可以自如的用文字表达我的想法,我认为是最好的成长,治愈自己,可能不会有更好的途径了。我常常想,一个人只要坚持读书,慢慢的,他就会有写作的欲望,只要坚持从只言片语写起,慢慢的,就能掌握写作的技巧,文不加点倚马可待不会是梦想。这是一个从吸收到释放的自然且必然的过程。多年以后,再回看现在的记录,会做何感慨呢?

By - Christen

最近在听《张居正与万历皇帝》。 樊树志教授的写作真是有些神笔手法,回顾世宗嘉靖一朝,用了五章,几乎完整的将夏言,严嵩,徐阶之间的“相位”更迭复述一次,彼时张居正还只是个打酱油的,穆宗隆庆皇帝,只用了一章,而此时张居正理应是从崭露头角到逐步掌握权力中枢的,几乎一笔带过。穆宗泉下作何感想?还需要时间理解其用意。 注:章节以罗兵播讲的有声书为准。

By - Christen

还是读完了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再也没有哪一本本书的阅读体验像它一样了。三次中断,又三次拿起。开卷之初,已经预料到它会颠覆我的认知,但从未想过竟是摧毁。 如果有机会可以真想去香港买一本回来,然后祈祷海关放过……主题,作者,视角,人物,书本自身的命运,都是一部书,荒诞不经的过去恰是真实合理的存在,永远值得我们思考。 最好的书评来自王阳明: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你以什么样的角度看一个人和这个社会,你就会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世界,真的在我们心中,不论贤愚。高华先生是伟大的,同时也是狭隘的,历史可能永远没有真相,但后人透过这滚滚长河,自然会有一个相对客观的认知,只是我辈此生,拨不开这层迷雾了。

By - Christen

微博

微博的确改变了世界,但微博自己也发生了很多的改变。早些年,我们都在为微博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欣喜若狂,以致于堵在路上,会@一下同事,说对不起,今天我要迟到了。 狂热过后,微博慢慢从一个社交工具,蜕变为一档社交媒体,成了我们窥探明星隐私的一道门缝,或者说是明星有意为民众打开的一扇窗口,成了我们看即时新闻的客户端,成了大V们的营销工具,成了草根才子崭露头角的舞台,成了新浪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样子。 当初我们关注的桥言桥话,情书心语,我们爱讲冷笑话,如今都变成了口红广告基地,现在想来,其实啊,当初运营这些账号的人,早就打好了算盘,只是我们没有料到。当然我无意责备,也无权抱怨,反而从心底佩服他们的眼光,付出那么多,也该有回报,如果不喜欢,取消关注即可。

By - Christen

明师

说一下我练字的经验,很多人认为,练字找名碑名帖,于是练欧体直接买九成宫,柳体直接买玄秘塔,结果且不说当代印刷的字帖因为出版社、编辑的水平差异而导致的质量高低,哪怕你找到了非常好的版本,比如日本二玄社,也不太可能练好,因为原碑拓本,很多字都有残损,没有基础的人,根本无从入门。 后来我找到了天津二田,即田蕴章、田英章兄弟的作品,虽然很多人诟病他们的欧体偏媚,像美术字,但作为初学者的老师,那是太合格了,首先笔划清晰,其实他们会对每一个字的运笔,结构进行非常详细的分析,受益匪浅。 我认同田蕴章的观点:学书法,首先要找明师,而不一定是名师。 最初我学编程也是这样,公司给我安排了四位老师,杨贵堂,陆战波,毛翔,潘锐。

By - Christen

蜂蜜

才发现我公司放的蜂蜜不是麦卢卡,是当时买麦卢卡的时候,赠送的一瓶普通基维氏百花丛林蜜,似乎没有抗菌的功效。虽然也是新西兰产的。新西兰的蜜不是那种很腻的甜,一般有一种香草味或者淡淡的药味,很醇厚,没有水分。 说起来有些沮丧,蜂蜜加工的学问很大,我们家小时候有蜜蜂,我知道一点点: 1、割下来的带蜜蜂巢,直接捣碎,用纱布滤出来的蜜,是品质最好的,所谓生蜜,杂质仅限于蜂巢碎片,到冬天会结晶为乳白色,外观像冷冻的猪油一样,但农村土法,也不能保证这些蜜没有被污染; 2、经过一层过滤之后,碎裂的蜂巢,其实还残留了20%左右的蜜,二次加工的方法,是装进棉布袋水煮蒸馏,滔尽蜂巢残渣,尽量煮干水分,然后瓶装保存,这是熟蜜,口感要差很多,因为含水;

By - Christen

灾备

我胡诌的,灾备本是一个计算机术语,通俗的讲,程序在正常运行的时候,难免有突发故障,比如机房断电,施工挖断了光缆,类似天灾人祸不可预料,必须有一套方案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应急处理,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服务。 人其实也差不多,一个人的生命在自然中太弱小了,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用不着总为过去懊悔和为明天焦虑,活好当下,并且意识到现在所拥有的,未来可能离你而去,真到那一天,你能比较坦然的面对,也是一种消极的灾备,不至于对你形成致命的打击,还可以继续向前走。

By - Christen

我这智商,只适合写代码,虐下计算机。普通的计算机是没有智商的,擅长的仅是快速运算和只要通电就永远不知疲惫的工作。 不然阿尔法狗也不会引起恐慌。 人脑才是最厉害的,女人脑犹甚。

By - Christen

故乡的年

文:顾绍松,罗山高中同学 年结束了,收收心加油干…… 伴随着堵车和一碗米线,热热闹闹的新年结束了,其实已经开始工作了,只是觉得十五没过心没收回似的,再没有理由和借口去懒惰了…… 今年过年依然在信阳老家度过的,老家现在已经没几家人了,基本都是留守的儿童和老人,随着新农村建设一部分搬走了,一部分年轻人外出务工。可能过年的缘故比平时人还多点,听爷爷说要是在平时半天碰不到一个人。老家环境比郑州好,至少回来这几天雾霾没那么严重,新农村建设盖的房子也挺好。水泥路也代替了以前的土路;但现在也开始污染了,最明显的感觉原来家门口的池塘水清澈见底,快过年时,爸爸总会请人捞鱼,现在呢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尽是垃圾。村后的淮河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因为沙场的老板滥采滥挖,河道更改,植被破坏严重,不知道还能抽多久,政府为啥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