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演讲

这个梦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但它是日有所思的典型体现,当时我夜半醒来,在纸上快速的记下了梦的梗概,故至今日,还能说出主要情节。 大西洋的孤岛,有一家网络公司,技术部门三名员工,狐猴担任部门经理,棕熊是一位在职多年的老员工,安哥拉长毛兔入职一年多一点。 年中了,技术部要为公司准备一场主题分享会,内容是人工智能终将改变世界,这个方向是老板授意的,目的在于激励员工投入终身学习,充分发挥人在思考、判断和决策上的优势,带动公司在新形势下的业务增长。 经理将这个重担托付给棕熊统筹,安哥拉兔负责PPT的制作。但是直到分享会开始的前两天,兔子才把PPT的初稿给到棕熊,开讲前一天,棕熊才向狐猴汇报,这才发现,主题完全搞反了,所有的材料和论据,都在唱衰人工智能。

By - Christen

梦蛇

早上4:20,从噩梦惊醒:一位已经移居澳洲的同事,抓了一条大蛇,青色的乌梢,随后不知何人斩杀了它;场景转换,我竟然持刀将蛇身切块,砧板上的蛇肉不停的颤动,最后被霜花覆盖,忽从一块肉中幻化为出一只雏鸡,白色绒毛,啾啾作声;再后来,已经装进碗的蛇肉,自行沸腾,水洒一地,我大声呼喊,寻人帮助收拾残局,但周遭的人无一出手,终于在恐惧和绝望中醒来。 童年,家乡多蛇,我甚是顽劣,打死各类小蛇无数,虽然它们从未伤害过我。如今过去三十多年,我是断然不会再伤害它们,而且家乡的蛇因为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再加上人为捕杀,数量已经锐减,但是心病一直未去。 愿灵蛇安息!

By - Christen

Life on the Fast Lane

It’s Marge’s birthday and Homer has to get her a birthday present. Instead of getting a present for Marge, he buys a bowling ball for himself with his name printed on it. Marge is mad that he didn’t get her a present and she says she will use it. The following day, she goes to the bowling alley but she

By - Christen

梦断

自工作以来就落下胃病,终于下定决心治疗,医生开了胃舒平胶囊,主要成分氢氧化铝。朋友告诉我,胶囊的设计,就是为了让药剂颗粒准确抵达病灶,所以有些家长拆开胶囊直接用水灌下粉末的服药方法是错的。而我服药很少用水引导,这一次终于失手,努力很久也无法咽下,反而润破了胶囊,已经尝到到药粉的苦味。无奈吐出,但街上人来人往,残破的胶囊攥在左手,想找一个垃圾桶而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我定的两个闹钟一前一后响了,很吵,赶紧爬起来,先关掉一个,放下,再找还在充电的另外一个,不敢拔电线,因为我左手还攥着胶囊呢,单手操作不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觉来犹是梦中人。

By - Christen

直到今天,我还是坚信,读书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塑造人的品性,但也只有愚人才追求立竿见影。因为我个性的贪婪,我花在找书买书上的时间,远远比静心读书的时间多,所以这些年其实也没有读过多少书。而且,很多书在我合上的那一刻,也退出了我的记忆。增长学问需要读书,读书本身也是一门学问,我会持续的探索,借助工作和他人的力量,让自己从书本中汲取更多的力量,支撑以后的路。豆瓣,每日听书,樊登读书,文魁大脑读书会,还有喜马拉雅的有声书,都是我的读书伙伴。 时刻提醒自己,学习是一桩苦力,在上下班的路上,轻松的听完一本书,那只是读书的开始,好比我们在茫茫人海中初遇一个人,而要真正发现这本书的价值,并且内化为自身见识的一部分,就需要再读三读,不定期的复盘。

By - Christen

沟通

很多时候,我对人生真的表示怀疑,都是中国人,操同一种语言,似乎也属于同一个圈子,然而我看不到默契,也感觉不到真诚。 昨天上午,我去菜市场卖豆腐的门脸,想买一块豆腐做水煮鱼,再调一盘凉菜下饭。交待一下,我在这里买东西已经快一年了。 你问他,老板,还有豆腐吗?我要卤水的,不要石膏点浆。 他回答:我们今天进的小黄鱼不错,来五斤? 我苦笑。只好换个话题,老板,听说你身手不错,你认识密云水库的鲤鱼精吗?她给我写了封电子邮件,明天晚上九点中关村二桥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