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唐代开元之治人口几何

唐朝自武德初至天宝末,其户口与人口比隋朝低,有可能因为法令不行,户口时常有隐漏不报,所以史书记载为虚数,其比实际数据尚少。 根据《旧唐书》记载,唐武德元年有一百八十万户;唐武德七年有二百一十九万户,唐贞观十三年三百零四万户,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三百六十万户,唐高宗永徽三年有三百八十万户,据《通典》卷七《食货》载,到唐玄宗天宝十三载(754年),全国有9069154户,52880488人。按照史料的记载唐代100年后才恢复并超过隋朝极盛时的水平。 当时全国有十五道,秦岭淮河以北有人口3000万。人口最多的是河南、河北两道及淮北地区,这些地区合计人口接近2000万。首都京兆府长安人口达到196万,东都河南府洛阳则有118万人口。隋唐大运河沿岸的交通枢纽城市魏州也有人口110万。河东道人口达372万;关内道有150万;陇右道人口最少,仅53万。南方各道中,江南东道人口最多,有661万。其次为剑南道,有409万,其中成都府人口就有92万。江南西道人口亦有372万,淮南道227万,岭南道116万。人口位居全国之末的是黔中道,仅16万。

By - Christen

黑狗

我读初中,妹妹从凤姨家抱回一只狗,小的时候一身灰黑色短毛,胖得走路都费劲,一开始都没有太喜欢它,活成一条狗也是要靠颜值撑的。 没想到半年之后,整个儿的脱胎换骨,出落得精瘦健壮,毛仍然很短,但质感很硬,油黑发亮,威风凛凛,而又性情温驯,陪着我们上山放牛,下河捉鱼,走夜路再也不用害怕,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只是农村的狗生活没有讲究,散养,吃的大多是米饭就着菜汤,那个时候也不兴洒狗粮,到了冬天,还有被药杀的危险。大概养到五六岁,被人偷了,再也没有回家。 它的脖子上曾有一只项圈,它死了之后好多年,有一回我做梦,它还回来了,蹭到我的脚边,示意我帮它把项圈摘下。醒来之后我没止住眼泪。

By - Christen

北京

那个张先生是什么心态,才写出这种污蔑他人同时自取其辱的文章? 我们这一辈子,可能都要在北京讨生活,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融入北京人的文化,但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妥善的处理与北京人的关系,我们要首先要尊重北京人,同时尊重自己,更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让北京人也尊重我们。 客观的讲,北京现在的各种社会问题,不全是外地人造成的,更多的是政策导向的一种悲剧结果,事实上全国的大中城市,甚至我那贫穷落后的农村老家,也都不同程度的面临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效应,我们也一样对家乡感到陌生。 但是,我们终究是进了北京人的空间,他们大多数人热情耿直,和我们一样在努力奋斗,事实上没有多少人可以气定神闲的生活。我们更要严格要求自己,尽量不给北京人添乱,你去亲戚朋友家作客,也都会注意衣着打扮,约束言行举止吧? 反对一切地域歧视,反对一切居心叵测的人,挑起北京人和外来人之间的矛盾。 做好自己。

By - Christen

长安

为了更好的看懂贞观之治,我搜集了长安地图,长安城一毁于黄巢,再于朱温,至此消失。 最初李世民住在内宫承庆殿,后李渊为打压秦王势力,把他迁到城外的弘义宫,还说:朕以秦王有大功,故于宫中立山村景胜,雅好之。再后来李世民造反,李渊逊位,三年之后,李世民把老爹迁到原来的弘义宫,改名大安宫。 电视剧贞观之治中,张婕妤曾对长孙无忌的异母兄长孙安业说:玄武门的时候,那箭都射到甘露殿了。 玄武门之前,太子建成自然是住在东宫,元吉住 武德殿后院,在李渊的太极宫和太子的东宫之间,两边都是一墙之隔,且有小门直通太极宫,于是有人就说太子和元吉秽乱后宫。

By - Christen

象棋

读完阿城先生的《棋王》,意气风发,从 APP Store 找了一款象棋软件,轻松直落两盘,被初级电脑…… 决心苦练,按我的套路,先下载教程,新浪微盘上找到五本书: 象棋开局与布局精要 刘立民 著 象棋入门一本通 曹全忠 著 中国象棋初级教程 王嘉良 张志强 著 中国象棋中级教程 王嘉良 张志强 著 中国象棋高级教程 王嘉良 张志强 著

By - Christen

生气的骆驼

一只骆驼在沙漠里跋涉着。正午的太阳像一个大火球,晒得它又饿又渴,焦躁万分,一肚子火不知道该往哪儿发才好。 正在这时,一块儿玻璃瓶的碎片把它的脚掌硌了一下,疲累的骆驼顿时火冒三丈,抬起脚狠狠地将碎片踢了出去。却不小心地将脚掌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红的血液顿时染红了沙粒,升腾起一股烟尘。 生气的骆驼一瘸一拐地走着,一路的血迹引来了空中的秃鹫。它们叫着在骆驼上方的天空中盘旋着。骆驼心里一惊,不顾伤势狂奔起来,在沙漠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跑到沙漠边缘时,浓重的血腥味引来了附近沙漠里的狼,疲惫加之流血过多,无力的骆驼只得像只无头苍蝇般东奔西突,仓皇中跑到了一处食人蚁的巢穴附近,鲜血的腥味儿惹得食人蚁倾巢而出,黑压压的向骆驼扑过去。一眨眼,就像一块黑色的毯子一样把骆驼裹了个严严实实。不一会儿,可怜的骆驼就鲜血淋漓地倒在地上了。 临死前,这个庞然大物追悔莫及地叹道:“我为什么跟一块小小的碎玻璃生气呢?”

By - Christen

关系

销售问我,为什么现在出问题的机率越来越高?是因为监测技术进步了吗? 我说,其实优化技术也在不断的进步,这些年来,很多细节的关怀,已经比从前好太多了。而且,地下水位在不断的下沉,城市用水需求在不断的增加,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维护了供需平衡。 另外,你知道,优化和监测,是什么关系吗? 智能时代小偷和警察的关系。在个人没有隐私可言,每一个角落都安装了电子眼的城市,你伸手而没有被捉,那只不过是警察认为,这个不值得立案罢了。

By - Christen

新佃农时代

2016年,据说是DSP的寒冬,从直客到媒体,都不待见这个似乎代表了互联网广告未来的概念。传统的Banner广告,也步履维艰,正经的网站,无论是门户还是垂直,曾经是黄金入口的位置,现在门庭冷落。 毕竟时代变了,不再有所谓的忠实的用户,PC端和移动端,流量入口都被巨头收割,还有多少人在 收藏夹中添加某浪某狐,或者太平洋电脑网的首页呢?但总归还是有一定的流量,尽管在报表中掺杂了大量的水分。面对巨大的业绩压力,许多一线的垂直媒体,也不得不放下身段,接受一些倒卖流量的DSP厂商的要约,以文章右下弹窗的形式,展示旅游、家装等行业的广告,然而数据的质量,媒体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准确的说,也没有底气义正辞严的谈判,排期结束,能收到真金白银,就该念佛了。 DSP公司在交易中施展腾挪大法,理论上还是收益可观的。在我看来,他们就像有了一点本钱也有一定头脑的农户,把因青壮劳力外出务工而荒芜的田地,无论肥瘦一并承包耕种,秋收以后,每家每户都能分到粮食果蔬,也不忘打点村委会乡政府,剩下的,都是自己的。那些土质肥沃、灌溉便利的田地原主,尽管总是觉得自己分到的粮食少了,但也没有办法,比总荒着好啊!

By - Christen

同一个孩子

我认为每一对心智健全的父母,都深爱着自己的孩子,从出生,到成长,一路给他/她最好的呵护。 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会走进学校,老师又成为塑造孩子的关键角色。在注重教育的现代社会,一个人成年之后的样子,很大程度上都与他在学生时代的老师有关。我也相信,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老师,也是爱孩子的,会尽他所能,帮助孩子成才。 然而,这两种爱的浓淡,终有不同。老师,不只属于你的孩子一个人,他同时要对整个班级负责。 所以啊,身为父母,你一路都得战战兢兢的看护好你的孩子。 有感于2017年7月,联想电脑装备节。

By - Christen

问路

在北京,被问路也是常有的事。 前些年,都是这样:小伙子,去丹棱街5号怎么走? 今年开始变了:师傅,中关村78号楼和中关村甲78号楼,是同一个地方吗? 我也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总是想把过去的一些记忆都写下来,养过的每一只猫狗,甚至爬过的每一棵树。能想起很多往事,有的也很有趣,如果不是生为人,可能没有这么多的记忆。 其实人一生,自然的长年纪,长智慧,变的谦和,变的衰老,也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