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脖子挂饼

有个老故事:说有一户人家,大人要出门几天,不方便带孩子,就给孩子烙了一张大饼挂在脖子上,然后就出门了。当大人们返回家中的时候,这个孩子却饿死了。不是饼不够大,而是这个孩子根本就懒得转动一下脖子上的大饼,只吃了嘴巴直接够得着地方。 一直以为这只是个笑话,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讲给我听过。 然而2010年8月5日,《大河报》报道,河南省信阳市23岁杨姓小伙子因为从小被娇生惯养而懒惰成性,父母去世后,他有活儿不干有事难当,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村里人给他的肉、菜一直放臭也不做来吃,最后活活饿死在家中。

By - Christen

大江大河

这几天应邀整理了黄河、长江、珠江、淮河的水系图,并从百科和博客摘抄了不少资料,对曾经与我们的生活休戚相关的流域,有了初步的了解。 每一条河都有自己的命运,其实星球,国家,公司,家庭,莫不如此,看懂了这些起落,我们的人生也会豁达很多。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 唐·李白 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By - Christen

2017年终总结

拖延了很久,也怀着极着复杂的心情,开始对过去一年的总结。 我经常说,不志于成为文学家,写作就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要自己想清楚了,自然可以写得清楚。2017年,正是我对人生,对工作,想得最多,也最深的一年,因为我的前半生,还从未有一年,像2017一样,经历了如此的变局。 年末一直在听《晓松奇谈》,在讲朝鲜半岛的某一节,说毛主席出访苏联,见到斯大林的第一句话,竟是“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并且落下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