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素质

11月28日,管村胡同。 老太甲:他们家太强势…… 老太乙:那是混蛋! 老太甲:嗯,她妈就那样…… 老太乙:他们家就没有一个着调的! 一个人的言行,就是她的脸。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小说吧!

By - Christen

小明

痛苦的根源,来自认知和行为的偏差。 懂得很多道理,并不能保证就此过好一生。 但行动,却可以改变一切。 去做,用行动打败一切焦虑,治愈一切痛苦。 今天发现一个新的优质公号:秦小明

By - Christen

共识

早上在地铁看吴伯凡老师的文章,感觉机器,领悟到,人与人之间,要达成共识,有多么的困难。姑且不论盲人摸象,单是凯特琳的裙子,足以让人深思。 我眼中的现实,与其他人所见,所闻的现实有什么不同? 这一切都始于2015年2月的一个星期四晚上,Tumblr上有人发布了一件连衣裙的照片,被BuzzFeed转载。网上的问题是,这条裙子,是白色+金色,还是蓝色+黑色?对于这个问题持有不同的答案,让兄弟和朋友之间都“反目成仇”,名人们也争相给出自己的看法。人们对于这个裙子颜色的争论基乎让整个互联网世界都暂停下来。 这条裙子实际上是蓝色的,但这不重要。 而且大多数人并不这么认为——在BuzzFeed的民意调查中,67%的人投票赞成裙子的配色是白色+金色,而蓝色+黑色的得票率则为33%。 从这个争论看来,我认为重要的是,这让我意识到人类感知和现实之间的鸿沟之大,通过这种网红争论,我们发现自己在虚实之间的边缘,徘徊。

By - Christen

克制

旧的资源,机械硬盘,移动硬盘,网络云盘,印象笔记,有道笔记,维基百科,甚至我的Kindle,我的手机,在过去我不懂克制的十年,都积攒了太多东西。我曾经有一个妄念,把它们一一整理清楚,或者收藏,或删除,然而实践下来,几乎耗尽了我的心血,无数次把我逼到快要发疯的境地。 太消耗时间了,我要改变这种模式,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保持克制,信息太多,不缺少我一个搬运工,Wiki或者Blog,记录自己的见解,拒绝长篇转载,摘抄回来的知识,它并不能成为我的知识。 第一版Wiki,词条数目将止于1493条,我对这个数字有偏爱,源自《1493: Uncovering the New World Columbus Created》,有某种寓义。 1493年3月,当哥伦布载着黄金饰品、色彩斑斓的鹦鹉和10名印第安俘虏胜利返航后,形势彻底改变了。

By - Christen

真诚

首先我们要知道:就像人有一套生理免疫系统来排斥不属于身体的微生物一样,人的心理也有一套免疫系统,它会排斥我们采取新的行为方式,以此来维持心理结构的平衡和稳定。 心理免疫系统的本质是一套焦虑控制系统。 然后,我们更要知道: 没有任何道路可以通往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全天底下就你明白,就你知道,就你懂的多,人家问你了吗?

By - Christen

对话

我肯定会给公司带来创新和变革,这些变化不一定你想要的,也不一定会让你们都感觉舒服。你希望岁月静好,现实却大江奔流。 正视危机 + 职业安全伪命题 放弃存量 + 我能做任何工作 产出作品 + 人是思维的集合 时间是一条河流,我们从中漂过,身边的每一根水草,都在无声的塑造未来的我。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By - Christen

字典

终于,我重新了有了自己的字典,往后二十年,我的努力,都将像蚂蚁森林一样,一天一天的,我能看到它们枝繁叶茂,亭亭如盖。 距离我上一次,试图纯手工编写,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 中年人聊天,说得最多的,就是:时间是个好东西,共勉。 易车的三个月试用期,只剩下最后的两周,我更集中精力,交一份令到大多数人满意的答卷。 今日听书:赫西俄德《工作与时日·神谱》。

By - Christen

随年龄增长,越来越感觉,专业,技术固然很重要,但做人的态度,思维的方式,在面对一个复杂的问题时,可能更重要。 昨天听了一本书,《你能做任何工作》,就是讲文科思维对解决复杂问题的优势,小得意,因为我大学读的就是文科。 做事的方法大抵都是相通的,我觉得只要能坚持自己好的习惯,又不封闭思路肯接受他人好的建议,慢慢积累,在工作中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

By - Christen

好像突然穿越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越南战场,头上有飞机,脚下有地雷,一瞬间,伤痕累累。 我只能努力说服自己,每种下一个因,就必然会得到一个果,事情自己会生长,并不完全听从人的调度。 开始还在想为什么最近这么倒霉,其实不是,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原因,他们只不过碰巧都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而且,积累的越久,暴发的威力也就越大。 另外,这些事端,如果不是我在操持,它们也会发生吗?我觉得,大概率也是会发生的,我在,我处理得比其他人更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