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戒烟

陈沅并不吸烟。除了小学时候,跟高年级的同学一起,每人轮流从家里偷烟,大冬天躲在河沿下吞吐,他们以为这个动作酷毙了,和大人一样。烟的牌子,一般是大吉祥,魁星楼,如果谁能偷出芒果,其他同学都会羡慕不已。至于彩蝶和蝴蝶泉,那是过年的时候才有的奢侈品,舅舅家才买得起。
工作以后,同事中有吸烟的,但是陈沅没有学,他是一个孤僻的人。
但是春节期间,陈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研究戒烟的方法:

酿酒的麦糟,研磨成粉,做成馒头,进烤箱烤出脆皮,会有焦油的味道,但不含尼古丁,食之能有烟草的感觉,假以时日,可戒除烟瘾。


思来想去,不明所以。
陈沅最近在读《巨婴国》,在书中武志红老师讲述了很多自己做的梦,巨婴理论的基石之一,是弗洛伊德的《性学三论》,但显然《梦的解析》名气更大,一路联想,是在为解梦创造素材吗?
开车的时候,陈沅听《冬吴相对论》,原来吴伯凡老师也经常做上学考试的梦,我们只有这一点是相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