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黄大仙

今天早上在四区楼下,看到一只黄大仙,循着鸟叫声,一溜烟从旧车棚里蹿出,看到围墙外马路上人来车往,又飞快的奔回去,像一道暗黄色的闪电。 小的时候,身体很弱,精神也不好,每次见到黄大仙,想起老人们说的关于它的灵气,听到妈妈的祷告,求黄大仙不要取我们家的鸡,我都感到脊背发凉。 后来我读到一本书,李慰祖老先生的《四大门》,才知道整个中国北方民间,都有胡黄白柳的崇拜,开始有了理性的认识。狐狸我没有见过,但是《聊斋》和《伊索寓言》的故事已看得太多。刺猬,在北京我至少见过三次,幼年时第一次在后山上见到,我也被吓病了,后来又听到传说,一物降一物,刺猬见到老鹰,就会四脚朝天露出没有防护的肚皮供老鹰啄食,却从没有见证过。蛇,全世界各民族都有对它的天然恐惧,我认为从上古时候,已经写入基因,但老家的蛇多半无毒,绵(音)蛇还被认为是福禄的象征,再加上《新白娘子传奇》的美好记忆,童年时并不害怕,打死无数,现在想起来很造孽,多半未近乡土,内心也开始抗拒见到蛇,至于广东人喜欢的蛇羹,更是完全无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