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零下二十度

今天早起看天气,已经零下20度,天冷,预计会有更多人开车,昨晚洗的袜子已干透,穿戴齐整,双手捧水擦了下脸就赶紧出门。发动机很生涩,转速3000了,都升不上2挡。在水温没上来之前,忘了关空调,结果呼呼的冷风直接吹到脸上,感觉整个人掉进了凉水河。汽车走到陶然亭盘桥转弯时,水温才升到正常的90度,空调热风也能正常工作了。

也只有在今天,陶然桥附近的信访办,没有川流的人群。以前开车经过这里,大早上五六点钟,都是成群结队的人,心中无比感慨,我们不管怎么困难,也比这些人要幸福,内心稍微平静一些。

路上果然堵的一塌糊涂,有一辆车在天宁寺桥北还抛锚了。车行到官园桥的时候,我看到仍然有五六个身着黄色风衣,头戴帽子,脖子里扎围巾的老人,在公交车站维持秩序,不知道是义务的,还是聘请的工作人员,总之看到这些场景,心里五味杂陈。

想起昨天的头条新闻,饿了么43岁的骑手在送第34单时,倒地猝死,而平台因霸王合同无法定赔偿义务,活在这个世界,真的太难了。

我自己昨晚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说是我其实已经死了,死于去年的癌症,我都看见自己的陵墓了,叫做什么陵,总之有正式的名字,还有刻字,但另外一个我分明还活着,看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众生。梦真真切切,以至于醒来之后好久没有转过神来。但很快就笑了,我等一介草民,死后恐怕都无法入土,何来陵寝?

七点半我到了公司,在健身房的休息室想补个觉,但睡不着,看了一章长者的传记。发现长者有富足的家世,受过良好的教育,专业能力并不十分出众,但热情洋溢,喜欢音乐,文学,外语,情商极高,政治直觉也相当好,在光明乳业的前身上海益民食品厂,和长春一汽的工作经历,奠定他后来的事业根基。长者夫人是他养母的娘家侄女,一样出身名门,多才多艺,且受过良好的教育。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1 thought on “零下二十度

涉水 February 19, 2021 at 9:44 am

坚持的不错,写日志比我勤快很多啊。——曾经的PC同事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