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追随大师

今年读书的重点:吴军,陈春花,熊逸,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查尔斯·汉迪,排名不分先后。

目前正在读呈军博士的书《文明之光》第三册,一度感觉开启了智慧之门。

今天升级了WordPress,至 5.7,安装了优化 Gravatar 的两个插件,其一可以自定义 Gravatar 图像,其二可以直接禁用 Gravatar 功能,看心情选用。以后的片断生活,会重新在这里展示。

WP 和 MW,彼此不可替代。也决定试用 WP 默认的编辑器,跟上新事物的节奏。

春节之后的第一篇日志,特别想引用凤凰周刊第710期卷首语的一段话,原题《拥抱智媒时代》,作者,周兼明。

新年的本质是希望,它似乎让人们超越了流逝的时间,来到一个新的起点。那曾经的荒谬和无望,那仍在的焦虑与创伤,似乎可以暂时放下,等待时间的裁判。这一刻我们愿成为赤子,接受时间的祝福,愿新年给苦难带来慰藉,给良知带来温暖,给生命带来自由,给世界带来梦想。

这是一个梦想充盈的年代,也是一个梦想匮乏的年代。说充盈,是因为移动电子和人工智能,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可能;说匮乏,是因为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价值撕裂,又让未来变得不可预测。

万物皆媒,人机共生。智媒时代正在为人类打开新感知的大门——它延伸人的意识,塑造社会对未来的信念,也对我们的文化、价值与制度构成巨大冲击。技术赋权,让人人有了麦克风,但却导致新闻的专业缺失与责任缺失;传统媒体的全面后撤(亏损、倒闭、转型、报道内容被设限),更使得重大、公共、公正、责任、独立、真实、准确、最小伤害等新闻原则遭到重创,信息与观念市场变得偏激与低俗,新旧真假信息难辨,曾经的人文关怀与社会道义正在被权力、资本与“算法”消解,巨痛与身份迷失成了新闻人的流行病。当谎言开始重构历史、重构人脑、重构网络、重构未来,当“你关心的就是头条”的算法排序强行介入人们的生活,必然损坏公众对真理、正义和良知的判断力,使受众更愿相信自己想相信的,而非真理与事实。

这是我读过的关于新年的最好的献词,为此特意去搜索了周兼明的资料,有一说是:周兼明并非是一个具体的真人,而是凤凰周刊编辑团队共用的一个笔名,意为“每周兼听则明”的意思。另一说是:周兼明就是《凤凰周刊》主笔——闲言、冼岩。闲言,真名廖鹏,《凤凰周刊》主笔,笔名魏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