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韩仕梅

认真区分博客和维基的定位,都是然网上的足迹,如果一篇文章/资料,与其它的内容有广泛的联系,或者我大概率会回头编辑,那就录在维基,否则,记在博客。

今天早上,在QQ邮箱中,读了一篇文章,南方人物周刊发布的《写诗村妇韩仕梅》。

在诗中,她自称,与树生活在一起,与墙生活在一起。

她的诗歌多为五言和七言,偶尔夹杂一些现代词语和错别字。聊到诗歌,韩仕梅一扫脸上的阴霾,笑嘻嘻说道:“都是我瞎编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编出来的。”她不懂格律,认为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也许源自少时读的母亲的几本藏书,其中有《红楼梦》和《水浒传》。辍学在家的日子里,她从阅读中汲取养分。

写诗是自渡。在诗歌里,韩仕梅是自由的。她书写苦闷、绝望,也书写爱与欲望。对她而言,她从未觉得自己写的是诗,也不在乎哪些诗被看见了,哪些没有。

韩仕梅最引以为傲的原创作品是鲜少被人提及的《旺春柳》:

身枷锁,花璀璨,身居庭院,抚琴奏弦,谁懂曲意阅容颜。凝眉锁,步蹒跚,风击花窗透身寒。

“都是我的内心写照,”说,“身上佩个枷锁,没有自由。”

离婚诉讼撤诉后,韩仕梅发来最近写下的诗句:

醉风沙,指空楼,依窗抹泪何时休。洁云裳,独守候,月过三更心凉透。君星舞,萤随后,唯我独酌醉沙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