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阿德勒

周末跟一个朋友说,我收藏了阿德勒几乎所有的电子书。昨天发现说大了,才过了一年多,网上又出现了很多新版,当然多数是研究阿德勒的,特别是台湾方面出版的。 关于电子书格式,如果是文字版,推荐保存 ePub 格式,可以在 mobi / azw3 之间自由转换,适合不同的阅读设备,手机,Kindle,墨案,文石都行。 如果是绝版旧书,像《上海生死劫》,因为没有好的文本,推荐收藏PDF扫描版,用 SONY DPT-S1,或者 iPad,电脑等阅读。 TXT,适合早年的诺基亚或者摩托罗拉,PDA的阅读格式,文本多来自OCR,错漏会比较多,也不适合精排,无法插入图片,而且为了适应当时的小屏,多数文本还有硬回车。

By - Christen

异见者

原作于2021年6月23日,写给平儿的邮件 刚才路过革新里153专线的车站,听到一名女子,在大声的向等车的乘客讲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它们的历史和政策,评述中国的对策…因为时间仓促,我没有听明白她说的主题,也没有看清她的样貌,只记得身穿浅色绿碎花长裙,戴口罩,撑伞。 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她了,上次她也是如此念叨,旁若无人,嗓子嘶哑,声音传的很远。 我不知道她的身份,最大的可能性,她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受过良好的教育,不满于中国社会现状,精神异常了,也不排除她遭受过迫害而发病。 我们在有生之年,不太可能见到中国社会的革命,国家或许会越来越强大,百姓的物质生活可能会越来越富足,但制度层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只能留给后人,评价也留给后人。 多年以后,没有人会再记得这个疯女人在细雨中的呼喊。

By - Christen

祝君好

原作于2021年7月1日,写给平儿的邮件 外媒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腔调,将中国人追求和平幸福生活的过程说成对国际秩序的威胁,也能将中国民众与政府治理疫情的配合说成是专制的压迫,甚至能将人工治理沙漠说成“不自然的绿化过程”,各种超出人类理解能力范围内的血喷,我每天都要大量阅读各种信息,几乎很少在欧美媒体上找到一篇正常评价中国的文章,半褒半贬的都看不到,都在千方百计给中国扣上邪恶国家的帽子,处处暗示自己是人类文明的希望,吃相难看。 ——卢克文 美国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一个国家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他们插手的地区,到现在绝大多数都是战火纷飞,生灵涂炭。 最近再重读小王子,80年代移民香港的周保松,写过一本《小王子的领悟》,我顺带又找出来两本其他的书,包括《我们的黄金时代》,读了前言,也是极尽颠倒,把港独说成和平争取普选,美化英国殖民统治,把美国当救世主,无视港渣街头打砸抢烧而警察保持了最大的克制。 希望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步实现自由自决,家国一体,国家和婚姻一样,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拯救自己,我们可以学习,可以反思,但出路只在自己脚下。

By - Christen

但是你没有

作者是一位美国妇女,她的丈夫参加了越南战争并不幸阵亡。在她去世后,女儿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首情诗,令得其重见天日,感动着后人。 其实是很简单的一首小诗,没有什么爱情的绮丽与波澜,只是描绘了几个我们每天都会经历的普通场景。但正是这种简单的刻画,却让得读者能对那份思念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