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异见者

原作于2021年6月23日,写给平儿的邮件 刚才路过革新里153专线的车站,听到一名女子,在大声的向等车的乘客讲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它们的历史和政策,评述中国的对策…因为时间仓促,我没有听明白她说的主题,也没有看清她的样貌,只记得身穿浅色绿碎花长裙,戴口罩,撑伞。 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她了,上次她也是如此念叨,旁若无人,嗓子嘶哑,声音传的很远。 我不知道她的身份,最大的可能性,她是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受过良好的教育,不满于中国社会现状,精神异常了,也不排除她遭受过迫害而发病。 我们在有生之年,不太可能见到中国社会的革命,国家或许会越来越强大,百姓的物质生活可能会越来越富足,但制度层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只能留给后人,评价也留给后人。 多年以后,没有人会再记得这个疯女人在细雨中的呼喊。

By - Christen

祝君好

原作于2021年7月1日,写给平儿的邮件 外媒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腔调,将中国人追求和平幸福生活的过程说成对国际秩序的威胁,也能将中国民众与政府治理疫情的配合说成是专制的压迫,甚至能将人工治理沙漠说成“不自然的绿化过程”,各种超出人类理解能力范围内的血喷,我每天都要大量阅读各种信息,几乎很少在欧美媒体上找到一篇正常评价中国的文章,半褒半贬的都看不到,都在千方百计给中国扣上邪恶国家的帽子,处处暗示自己是人类文明的希望,吃相难看。 ——卢克文 美国从来没有帮助过任何一个国家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他们插手的地区,到现在绝大多数都是战火纷飞,生灵涂炭。 最近再重读小王子,80年代移民香港的周保松,写过一本《小王子的领悟》,我顺带又找出来两本其他的书,包括《我们的黄金时代》,读了前言,也是极尽颠倒,把港独说成和平争取普选,美化英国殖民统治,把美国当救世主,无视港渣街头打砸抢烧而警察保持了最大的克制。 希望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步实现自由自决,家国一体,国家和婚姻一样,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拯救自己,我们可以学习,可以反思,但出路只在自己脚下。

By - Christen

沙漏

发现很多时候做事,容易沉浸其中,特别是搜索资源,遗憾的是,读书反而找不到这种状态。 在办公桌上放两只沙漏,一只深蓝,5分钟,一只浅蓝,25分钟。 从今天开始,如果是与人谈话,不要超过深蓝,如果是自己处理工作或者学习,除写作和读书之外,不要超过浅蓝。 沟通的时间,超过5分钟,之后的边际效果将迅速衰减,很少有人能够有耐心听你讲5分钟以上,这就要求,开口之前,自己把问题和观点梳理清楚。 而正常情况,也很少有一件常规工作,需要自己投入25分钟以上,即一个番茄时间,到了25分钟,不妨抬起头来,看看窗外,休息一下眼睛,清理一下思路。

By - Christen

哲学与转业

东方的我觉得不能算严格的哲学,只能是思想,这些思想看起来很牛,听起来也很牛,但没的操作手册,心领神会却无法下手。西方哲学从苏格拉底起,就开始讲逻辑和方法,有使用说明书,只是到后来,也越来越难懂了。康德写的每一字你都认识,联起来就不懂了。 东方人的秉性,现实世界太难了,佛说,西方极乐,道说,羽化登仙。但《道德经》,老实说,三分之二都看不懂,对照不同版本的注解,也是一人一个说法。历史上解道德经的,有名有姓的,最低也有上百人吧,我挑了几个文字齐全的,帮助理解。 我理解的修仙,就是内心自洽,不纠结,这就是半仙儿了。世界就是那个世界,无非就是看你怎么认知。所以初中思想政治批判王阳明是很浅薄的,心外无物,但破心中贼难。 如果不想写代码,只能转行,我的想法: 有没有学校或者培训的专业背书; 有没有自已真正感兴趣舍得花时间的方向; 有没有认识的人可以为自已引荐授受你转入新的场地; 作为资源竞争者你自已在新的行业有什么特别的优势。 我自已这几天心心念的转型方向,能坚持吗?

By - Christen

出路

这两个月,我一直在思考,我这一把年纪了,下一站能做什么,体力,精力都不行,关键眼睛还高。我想当然的认为,教师,医生,律师,这些行业,似乎不太受年龄的限制,有时候年龄还是资本,联系网行业,头发一白就没人要了。 还是得想出路。 如果给自已的运营加一点技术背景,可以自习:服务器,Linux / Windows Server 都行网络,买阿里云 / 腾讯云 都行,重点是重新理解计算机,它不是用来看电影的脚本语言,Python / JavaScript 都行 根据我自已的亲身经历,可以上手,可以见效。

By - Christen

借调谈话

节省自已的时间,更节省他人的时间,后续找同事谈话,要先拟定一个提纲。 现在的工作压力怎样?喜欢或者接受现在的工作内容,工作节奏,能学到对你有用的东西?是否符合你的职业规划?机器录入需要增加人手,初定从投放部调走一人,去了那边之后,工作境遇我不能完全预估,留下来之后,这边压力会有所增加,请你在下周一告诉我你的选择。

By - Christen

碎念

像我这样的人,不管在哪个空间,到了最后,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都会越来越少。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可以对真正值得的人,倾注更多的时间和爱,我也会越来越关注自己的内心。 线索工作在两年多以来,遇见了很多不错的人才,她们的工作能力相当出色,虽有短板,但对这份工作,足够的好了。 如果以后真有什么变故,这些人在新的岗位上一样可以做的很好,只是我们会有不舍。 我们眼下的策略,还是我昨天说的,做好眼前事,照应自己人。 任何一块儿工作,只要你在 制度 人才 技术 谋略 上不输人,就不会有大难。 退一步讲,进了同一个场子的人,在个人能量上的差别并不大,做事的效果,关键在于态度,还有就是你掌握了善用了多少不对称的信息。

By - Christen

职业思考

最近一些事件的发生,环境的变化,我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性格,发现我可能只适合做技运营,采购,和产品相关的工作。 技术这个领域,早在2011年转行做广告之后,就已经彻底的中断了,之后不太可能追上年轻人的脚步。 看起来我目前正在做小部门的管理工作,但是从2018年起,一直在砂子卡在鞋里,磨得生疼,但无力倒干净。我不知道其他的管理者,是否也有类似的痛苦,而于我,是福是祸,我有时也说不清楚。 一度我曾经想做咨询,但我突然意识到,这和销售其实高度相近,而我的这种特质是万万做不了销售的。 如果我当年能学好物理化学,也许我真的适合做研究工作,人生没有如果。 不惑之年,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降低对生活的期望,低调的学好英语,哲学,构筑技术驱动的采购类运营之护城河。 今天重置了墨案,系统里只保留了10本书,从今往后,“一书不尽, 不读新书。”当然,这里的尽,不是把一本书从第一页读到最后一页,“观其大略”将是主流。

By - Christen

智通寺

雨村闲居无聊,每当风日晴和,饭后便出来闲步。这日,偶至郭外,意欲赏鉴那村野风光。忽信步至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的有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额,题着“智通寺”三字。” 门傍又有一副旧破的对联曰:“身后有馀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雨村看了,因想道:“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也曾游过些名山大刹,倒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也未可知,何不进去试试。”想着,走入看时,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雨村见了,便不在意,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僧既聋且昏,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 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意欲到那村肆中沽饮三杯,以助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