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撕裂

没钱置新衣,穿工服乘地铁。 路人:这是哪个学校的校服? 本尊:易车的工服。 路人:易车,是哪个到处打广告卖二手车的吗? 本尊:不,帮客户卖新车。 路人:那是汽车之家吧? 本尊:车家和保险鬼混,别信他,来易车不吃亏。 路人:易车能帮我什么? 本尊:帮你买到合适的车。 路人:说白了你是掮客。 本尊:我竟然无法反驳。 路人:你在易车做什么? 本尊:司机。 路人:拉货?看身板不像。 本尊:我们负责搬运素材(Picture),搬运PV,搬运电话号码(Phone Number),简言之,拉3P产品,没有重量。 路人:我怀疑你在开车。 本尊:但你没有证据。 路人:你们车队有多少人? 本尊:17人,12个女司机。 路人:路况好吗? 本尊:还行,堵习惯了,塞车了就听书,但时不时被人别一下,心里添堵。

By - Christen

做个正常人

今天上午,我以猫的口气,在微博上记录: 庚子春,战事起,虎藏洞,鸡归窝。相爱相杀,何日可止? 然而我不可能改变他人,因为我改变自己都非常困难。 但无论如何,身体已经发出了严重的警告,我已到中年,现在是甲状腺癌找上门来,如果我不改变生活和工作的节奏,前列腺癌,口腔癌,必定在不远的前方等我。 好的消息,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寄托,余下的生命,做个真正的成年人,不喊不叫,不哭不闹,读书,写字,记录,不断地丰富自己的内心。

By - Christen

错觉

大部分的人都有一种错觉,想一想觉得还行,说出来感觉单薄,写下来,就更没法看了。 做有价值的事也一样,在头脑中盘算的时候,觉得不难,做个规划书,就感觉有挑战了,等到临了动手,想死的心都有。 认识到了这些,有意识的去练习,就会比别人强那么一点点,很多时候,有这一点点就足够了。

By - Christen

美度

五年前,我在京东上买了自己的第一块瑞士全钢自上链机械手表,美度贝伦赛丽系列,我喜欢它的寓义:美好时光,你我共度。 天文台认证,周误差不超过30秒,背盘特别漂亮,我可以盯着它的摆轮游丝系统,呆呆的看上五分钟。唯一感觉有瑕疵的,可能是12点位的盘星,不够正,但也或许是我的错觉。 但也正是这一点错觉,造成了时光中挥之不去的一丝遗憾。 终于,在2016年12月底,被重摔,蓝宝石玻璃镜面脱落,拉挡轴弯曲,在一个收纳瓶中静静的呆两年,舍弃了。 接替它的,是一块浪琴名匠系列18K镀金表。 浪琴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我喜欢飞翼沙漏,白色表盘,蓝钢指针,罗马数字。 然而,每周都会快3-5分钟。另外,新表的金边,确实很好看,然而,金软,不到三年,已经磕了好多的印迹。 这,或许也是人生吧,可能会有更好,但永远没有最好。 劝君怜取眼前人。

By - Christen

清官

年轻的时候,我们学历史看电视,特别痛恨奸臣,汉有曹操,唐有李林甫,宋有秦桧,明有严嵩,恨他们狼子野心,祸国殃民,残害忠良,中饱私囊。 等我们阅历见长,才知道社会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纵横交织的关系网络,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我们处心积虑的维持平衡,真正像旧社会的媳妇儿一样。 他(指胡宗宪)就像个媳妇。上面有公婆要孝顺,中间有丈夫也得顾着,底下还有那么多儿女要操劳。辛苦命,两头不讨好。 —— 大明王朝 1566 当清官容易啊,一往无前即可,但清如海瑞,四百年后,我们感觉他有怪胎的嫌疑。 其实,严嵩初入仕林,谁知他不是一腔热血,为民请命呢? 没有人是干净的,亦没有人能挣脱。 工作生活,一如漫漫取经路,散伙分行李容易,然而真经终是要取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负重前行。

By - Christen

学说话

做为成年人,要避免说这两句话: 我这个人很直; 他的心是好的; 你直我不计较,但是伤害到了我就不能原谅。尽管他的心可能是好的,但好心也会办坏事。 我自己的感受是真实的,不能总为别人性格缺憾买单。 以上,更多的是告诫自己。 对了,成年人的嘴要严,易经节卦,说得很清楚: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By - Christen

黄大仙

今天早上在四区楼下,看到一只黄大仙,循着鸟叫声,一溜烟从旧车棚里蹿出,看到围墙外马路上人来车往,又飞快奔回,像一道暗黄色的闪电。 小的时候,身体很弱,精神也不好,每次见到黄大仙,想起老人们说的关于它的灵气,听到妈妈的祷告,求黄大仙不要取我们家的鸡,我都感到脊背发凉。 后来我读到一本书,李慰祖老先生的《四大门》,才知道整个中国北方民间,都有胡黄白柳的崇拜,开始有了理性的认识。狐狸我没有见过,但是《聊斋》和《伊索寓言》的故事已看得太多。刺猬,在北京我至少见过三次,幼年时第一次在后山上见到,我也被吓病了,后来又听到传说,一物降一物,刺猬见到老鹰,就会四脚朝天露出没有防护的肚皮供老鹰啄食,却从没有见证过。蛇,全世界各民族都有对它的天然恐惧,我认为从上古时候,已经写入基因,但老家的蛇多半无毒,绵(音)蛇还被认为是福禄的象征,再加上《新白娘子传奇》的美好记忆,童年时并不害怕,打死无数,现在想起来很造孽,多半未近乡土,内心也开始抗拒见到蛇,至于广东人喜欢的蛇羹,更是完全无法接受。

By - Christen

怎么办

读书很快就忘了,怎么办?读书不是为了记住,是为了寻找内心宁静,静而后能得。活着的每一天都有好书相伴,这一生自然也就无比的扎实。 有些书,别人都说好,我却读不进去,怎么办?无他,有些人我永远也不会喜欢,志趣相投,不止存在人与人之间。 我明知自己读不了1000本书,但收藏的电子书数以万计,至今也停不下来,怎么办?没什么,人活着,总会有一些他人无法理解的癖好。 手机很伤眼,墨水屏的电纸书其实也好不了多少,怎么办?其实纸书也伤眼睛,我变成半瞎的那个年代,诺基亚手机还是奢侈品。

By - Christen

碎语

好像最近也悟出了一些道理。 总是分不清公司的同事,除非业务联系三次以上,但有的人就有这种本领,见我一次,就记住了,还有通过企业微信照片认出本尊。我思考了很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长得好看的人,面貌都是相似的,而丑陋的人,各有各的丑陋,印象深刻…… 我的部门开始了程序员,因为业务报所限,唯一的程序员显得更加寂寞。程序员的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二叉树,另外一棵也是二叉树。 债多了不愁,我终于活成了金刚芭比,八风不动。我认为优秀的人才,应该是雌雄同体,人机合一。 今天早上在日航游泳,洗漱的时候照了一眼镜子,虽然难看,但目光柔和,神情平静,但这一天天倒底经历了什么,以致于下班的时候,双眼空洞,一脸沧桑? 最后,人还是在读书的。某天在中润发红旗体验店,销售对顾客做自我介绍:我姓曾,曾国藩的曾。顾客一脸茫然:国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