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八天:返京

早早起床,把所有的行李都收拾清楚,出门之前反复的检查有无在酒店落下东西,最后7:30左右到前台退房。有信用卡的预扣款服务,不用押现金,的确方便很多。早餐只挑了炒饭、冬菇炖鸡和一碗粥,只不过鸡肉大多是边角料,只供入味,还是吃蘑菇的好。 路过龙口西的建行,拍摄了很多照片,最后精选了三张,作为第一份薪水的纪念。班车还是8:20准点到达,因为携带旅行箱,我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以免影响其它的同事。路上遇到小虎,随意的聊天,以车为主,正好填补了这次南行沟通的最后一个缺口,有的时候,真的要佩服上天的安排。 上午两场报告会,我安排完沃尔沃的事情之后,就直奔四楼,进门的时候,差点把丛生关在门外。两个部分的总结,都是以团队的管理为主,我对广告支持的部分做了录音。丛生的总结还是很精彩,提携全局,可惜声线不是很清晰,错选WAV格式,存储卡空间很快告罄。京东的电话会议我没有参加,希望能有一个清晰的处理方向。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七天:汽车

国双的问题还没完,形势不容乐观,我们还要继续在大脑中开洞。 同行出差的上海同事今天已经回程,也是五年的老员工了,结婚生子,祝福。可能职场就是这样,或者很短暂,或者很长远,两极分化。 想起昨天早上我的一句话,其实生活中的我非常无趣,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一个女人七点四十,两个女人就是七点五十了。 从岗顶到白云机场,地铁要1小时17分左右,加上安检和其它的时间,最少也要提前两个半小时出发,保险起见,提前3个小时为好。3号上午,我就不去公司了,来回的公车时间,多过在公司办公的时间。(更新:今天下午在4F遇到丛生,问我何时回京,我答明天下午三点,他说明天上午再找我说说,好吧,明天还要来公司-_-)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六天:运动

受小强的影响,吃完饭之后,习惯去超市买些零食和饲料,这几天先后买了四瓶脉动,晚上醒来,感觉渴的时候就喝一口,但是似乎这配方特别的利尿,而且一点也不解渴,用现在很流行的说法,用运动饲料作为深夜水源,也真是醉了,当年在上海叫平儿用汽水喝药,教训还不深刻。简简单单一瓶纯净水,是最好的选择。 我上午都做了些什么?头脑一片空白,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主管管理,或者日常杂务?哦,整理了《最后的编织》和《雇佣人生》,心中的负担少一些,手脚也会轻快许多。 下午老晏的内部应用开发组向老板汇报工作,我赶过去观摩学习。五年前我也在内部应用的开发中投入了不少的心血,现在的北京招聘,也会关注应聘有无内部应用开发的经验。我自己开发的会议室预定系统,还有我做为项目经理的工单系统,都生存过一段时间。后来公司加大对内部应用的投入,老晏的队伍迅速壮大,为公司的办公自动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看着现在的OA,我也深吸一口气,我是真的没有那个实力,来主导这个庞大项目的架构和管理。我曾经津津乐道的自动保存插件,只不过是万里长空一颗微弱的行星而已。内部应用数据复杂,需求更复杂,关系到公司的日常运转,每一位开发人员,都要肩负产品经理的责任,几乎用尽所有的流行框架和数据库,想想都觉得发怵。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五天:总结

早餐和北京的同事一起在广武自助,苦瓜不错,只是里面的瘦肉嚼不动,也有粥,虽然比不了粥家庄的皮蛋瘦肉粥,也是不错的了。 这几天的天气都还不错,只是没有北方的那种天高云淡,岗顶多高楼,感觉如果站在楼顶,就能直接抓住云彩,说不定可以挤出雨水。更正一下,等车的标识不是灭火器,那东西不可能放在路边,是一只消防栓。同在等车的还有北京汽车销售的同事,真巧。 我总说早上出城等于变相错峰,但实际还是有些堵的,不过我不打卡,迟到也不怕,娃哈哈。 上午正常处理工作,也没有怎么琢磨PPT,我觉得一气呵成的作品,还是经得起考验的。中午和路彬一起吃饭,发现科学城的生活配套设施,其实是好过中关村的,吃饭的地方很干净,品味也够。不聊工作,大家相互宽慰因为压力而变形的心,虽然我们还远不在一个层面,但相识多年,已经不止是同事了。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四天:友聚

早餐:皮蛋瘦肉粥,午餐:麦辣鸡翅,对于吃,我觉得我真的是有要求无创意,连续十天吃同一款面,在上海和广州,我都干过。 中午窝在酒店补写日志,但精力不够集中,我要重新思考车日志的笔法,以后的方向,应该是用最简单的文字,记录最值得记忆的镜头,时间于我,真的太不够用。 14:22 收到朋友电话,半小之后能到岗顶,我算好时间,提前十分钟出门,想着酒店里实在没有东西可以招待客人,就奔喜事多买了两包洽洽,回来的途中,朋友说已经到了新赛格楼下,许久不来这边,过了广武才觉察到。我们只能继续向前开,红色的马自达六,虽然还贴着新手标识,但已经是很熟练的司机了。我不识路,反正无所谓。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三天:吃玩

广州是一个非常适合生活的城市,相对北京和上海,老百姓的幸福感明显的要好一些。其实经济发展到今天,城市与城市的消费差别,主要就只体现在购房价格上。相似地段,条件接近的房子,北京的房价是广州的四倍,窃以为普通的工薪阶层,努力四到五年,还是有希望买房的,而在北京,如果没有外来的资助,白领购房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没有高压的生存危机,广州的同事也普遍会玩,同事或者朋友下班后一起打场球,吃个夜宵,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周末聚在一起搓搓麻将,也是不错的选择,拖家带口自驾游,组织起来远没有那么困难。而我们在北京,又碰巧自己的性格是喜静不喜动,平时几乎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于是成家之后,没有娱乐,也鲜有集体生活,家务琐事已经牢牢的缚住我们的双手,突然来到这个自由的天地,顿时感觉手足无措,同事们玩得欢呼雀跃,我却呆若木鸡。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二天:预演

小强还是和他的小伙伴儿一起早早餐,我独立一人奔主楼的五楼吃自助餐,总体还行,国富足亦,我的要求也不高。 过天桥,到公司班车的停靠点,就是那个红色的灭火器旁边儿,小强他们一行已经在那里等车了。班车准点出发,一路无话,昏昏沉沉的,但是也睡不着。 一个上午,最主要任务就是预演PPT,窃以为昨天晚上赶制的几页讲稿,效果还不错,到公司之后增加的备注,也还可以吧。广州团队的技术和管理实力,真的不错,分析问题,设计软件,预测成本和效益,都做得细致严谨,相信最后解决问题也只是时间的事情。 中午老板请吃饭,我总是记不住酒楼的名字,主要是进步有两个:所有的总监都开车了,而且据说小虎开车还特别稳。

By - Christen

广州之行第一天:赶场

印象中至少一年多没有来广州了,上一次还是公司组织管理培训,查当时发的微博,时为2014年1月上旬。2014年年末的研发中心总结大会,因为正赶上广告高峰,临时改为电话会议汇报。 618过后,广告暂时进入一个低潮,丛生又非常重视这次总结与汇报,我也很想了解一下广州总部关于研发和数据的最新进展,于是申请了从25号到3号的出差,大概是近年来最长的一次差旅了,之前很少在广州度过周末。 出差总是从机票开始。我搬到南城之后,偏好从南苑机场出发,因为出租车半小时左右就可以到了,缺点是飞机都很小很旧,只有联航在运营。这一次好不容易发现南航的机票,HR却告诉我这是南航在帮联航卖票,公司不推荐坐联航的班机,于是最终选了从首都机场起飞的南航CZ3000和返航的CZ3999,机型空客380,目前最大的客机,双层,真正高大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