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说《聊斋》学做人

按:今天删除了SONY中的刘立福评书,下一步可能会删除余世维的讲座,考虑到以后长远的发展,我没有办法在这两个方向上投入精力。早上还听了一段《锦瑟》,刘先先生的评书观很让人感动,说评书,要说出做人的道理,否则就是讲故事,这大概是陈派评书区别于其他大家之所在。 现阶段我不能听刘老先生说书,但我要记住他的教诲,学习他的精神。 余世维先生的讲座当然也很好,但是听完之后,我记不了太多,这么多年,我印象深刻的仅此而已: 不要说我以为 不要讲他们

By - Christen

狐联

看周有光的《语文闲谈》,发现一副有趣的对子,寻根找到聊斋先生的原文: 焦生,章丘石红先生之叔弟也。读书园中,宵分有二美人来,颜色双绝。一可十七八,一约十四五,抚几展笑。 焦知其狐,正色拒之。长者曰:“君髯如戟,何无丈夫气?”焦曰:“仆生平不敢二色。” 女笑曰:“迂哉!子尚守腐局耶?下元鬼神,凡事皆以黑为白,况床第间琐事乎?”焦又咄之。 女知不可动,乃云:“君名下士,妾有一联,请为属对,能对我自去:戊戌同体,腹中止欠一点。”焦凝思不就。 女笑曰:“名士固如此乎?我代对之可矣:己巳连踪,足下何不双挑。”一笑而去。

By - Christen

小翠

昨天重新整理索尼M10,将部分粤语佛音暂移至PC,删除《Pride and Prejuice》,补《后汉书》,资治通鉴《汉纪》、《魏纪》,在孩子出生之前,专注十三经学习,并前四史和资治通鉴,辅以唐诗宋词,聊斋志异。 不断调整,费时耗力,唯愿遍历群山,方知心之所仪。人生若只如初见、史记部分,尚落下笔记,当速补之。 聊斋之小翠,88岁高龄的刘立福老先生和平文化宫现场版,演绎到味。 刘立福:我是把《聊斋》作为一个精神的支柱,因为这里面有无价宝。说《聊斋志异》,学《聊斋志异》,通过学评书,我知道我怎么活着。

By - Christen

王者

王者,出自《聊斋志异》卷二十一的篇目。描述了一名州佐押解饷回京时银子被盗所引出的一个关于深山大王(鬼怪)对贪官污吏实施惩戒的故事。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淄博)人。早岁即有文名,深为施闰章、王士禛所重。屡应省试,皆落第,年七十一岁始成贡生。除中年一度作幕于宝应,居乡以塾师终老(生:崇帧十三年,崇德五年,卒:清圣祖康熙五十四年)。 刘立福老先生将其改编为评书,亦很精彩,现抄录全文。文字绝妙的部分,加粗显示。 湖南巡抚某公,遣州佐押解饷六十万赴京。途中被雨,日暮愆程,无所投宿,远见古刹,因诣栖止。天明视所解金,荡然无存。众骇怪莫可取咎。回白抚公,公以为妄,将置之法:及诘众役,并无异词。公责令仍反故处,缉察端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