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现在的我,也就眼前还能模糊的看见一点东西,耳朵几乎失去了听力,整个大脑好像不是自己的。 今天第一次明确表示了对我处事的不满。 我也不想记下细节,但如果多年以后,我还能回忆起父亲今天说的某些话,那就是它们真正深深的刺痛了我。 我很早就有意为我过去30多年的经历写点什么,但今天为止,所做甚少。我的存在或许太过平凡,我的文笔可能过于粗陋,这些文字公布于世,有多少价值,我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