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Frozen Dream

by Shel Silverstein from New Oriental English(Teens). Sheldon Silverstein (September 25, 1930 – May 10, 1999) was an American poet, singer-songwriter, cartoonist, screenwriter, and author of children’s books. He styled himself as Uncle Shelby in some works. Translated into more than 30 languages, his books have sold over 20 million copies. He was the recipient of two Grammy Awards, as

By - Christen

苏词两首

定风波·三月七日 (神宗元丰五年)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By - Christen

曲终人散

忘了因为什么主题,我发现了钱起的这首应试名作,然后又自然想起春在堂的典故,因此整理在一起,早晚膜拜。 事有巧合,晚上偶遇十多年前名满全国的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回想自己当年不知所云的文字,感慨万千。 仰望高峰,才能更好的虚心前行。 试湘灵鼓瑟

By - Christen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有这样一种说法: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我觉得,游戏的新诗写作,最终带来的也必然是诗歌精神的枯萎以至于文化精神的枯萎。 — 李路平 当下诗写的游戏、暴露和“假性写作”

By - Christen

醒来就是从梦中往外跳伞

还记得2015年3月39日,在审美造型,你做头发,我看报纸,有一条新闻,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逝世,很多名家都表达了自己的感恩和追思。 但我读不懂他的诗作,汉译之后的词章,没有韵律,没有节奏,也体会不到作者的情感。 2015年4月26日,选择远方风雨兼程的诗人汪国真逝世,享年59岁。 在世界诗坛,汪国真的地位显然无法和特朗斯特罗姆相提并论,但他的诗歌真正的影响过我,影响过千千万万的中国读者,唯其如此,他的离开,让人怀疑上帝的身边,是不是缺少了诗人。

By - Christen

独身女人的卧室

组诗14首 伊蕾 伊蕾,原名孙桂珍,天津人。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大学中文中文系。 1969年赴海兴县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铁道兵钢铁厂宣传干事,廊坊地区爱委会干部。廊坊地区文联干部,天津市作家协会编辑,作家。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90年代在莫斯科生活。 著有诗集《爱的火焰》,《爱的方式》,《女性年龄》,《独身女人的卧室》,《伊蕾爱情诗》,《叛逆的手》,《伊蕾诗选》,另有俄文诗集《独身女人的卧室》。

By - Christen

汪国真诗歌选集

今天在喜马拉雅上偶然发现汪国真的诗集,才想起诗人已经走了一年多。 但依然有如许钟爱他的读者,想来也是不惧怕地狱,不稀罕天堂的。 我个向来偏爱旧体诗词,固执的认为那才是真正的拥有韵律之美的绝唱。而现代诗歌,似乎只有部分英文诗还能读得下去。但因为汪国真,海子,顾城,我慢慢的也喜欢读现代诗,虽然当代诗坛乱象丛生,好在他们开垦了一片净土。 声音发布者是我爱平凡的世界,从名字看,仰慕路遥,收录了两个版本的《人生》,但没有《平凡的世界》。共发布了34张专辑,以诗歌朗诵为主,除汪国真之外,也有海子,顾城,北岛,舒婷等著名诗人的作品,朗诵也多为名家,张家声,李野默,徐涛,林如,任志宏等。

By - Christen

正气歌并序

宋右丞相文天祥 萍:从此以后,好好做人行吗? 菌:嗯!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 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潮,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逮,腥臊污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

By - Christen

郁达夫是一代文豪,他的文学活动,文学史家们大都着眼于小说与散文,而很少顾及他的旧诗,有的新文学史甚至对他的诗词创作未置一辞。其实,郁达夫的诗词,在他的整个创作实践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刘海粟评论郁达夫的文学成就,以为是“诗词第一,散文第二,小说第三,评论文章第四”。 千里驰驱自觉痴,苦无灵药慰相思。 归来海角求凰日,却似隆中抱膝时。 一死何难仇未复,百身可赎我奚辞? 会当立马扶桑顶,扫穴犁庭再誓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