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四大刺客

今日泛听《资治通鉴》,刺客豫让和聂政的故事非常感人,整理以备后览。 史记之刺客列传,共写了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荆轲、高渐离六个人,荆轲为核心。 威烈王 二十三年 三家分智氏之田。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智伯之臣豫让欲为之报仇,乃诈为刑人,挟匕首,入襄子宫中涂厕。襄子如厕心动,索之,获豫让。左右欲杀之,襄子曰:“智伯死无后,而此人欲为报仇,真义士也,吾谨避之耳。”乃舍之。豫让又漆身为癞,吞炭为哑。行乞于市,其妻不识也。行见其友,其友识之,为之泣曰:“以子之才,臣事赵孟,必得近幸。子乃为所欲为,顾不易邪?何乃自苦如此?求以报仇,不亦难乎!”豫让曰:“既已委质为臣,而又求杀之,是二心也。凡吾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者也。”襄子出,豫让伏于桥下。襄子至桥,马惊;索之,得豫让,遂杀之。

By - Christen

通鉴威烈王二十三年笔记

是年大事记: 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 昔晋文公有大功于王室,请隧于襄王,襄王不许。 初,智宣子将以瑶为后。智果曰:不如宵也。 赵简子将置后,不知所立,乃书训戒之辞于二简。 智伯(智瑶)请地于韩康子,又求地于魏桓子,智伯又求蔡、皋狼之地于赵襄子。 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 豫让又漆身为癞,吞炭为哑,行乞于市,其妻不识也。(襄子如厕心动/襄子至桥,马惊) 文侯以卜子夏、田子方为师,每过段干木之庐必式。魏大于三晋,诸侯莫能与之争。 臣闻君仁则臣直。向者任座之言直,臣是以知之。 子击(魏文侯太子魏武侯)出,遭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子方不为礼。 李克:家贫思良妻,国乱思良相。卑不谋尊,疏不谋戚。 吴起母死不奔丧,杀妻以求将,起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

By - Christen

王朗疏谏

太和元年二月,立文昭皇后寝园于鄴。王朗往视园陵,见百姓多贫困,而帝方营修宫室,朗上疏谏曰: 昔大禹欲拯天下之大患,故先卑其宫室,俭其衣食;勾践欲广其御儿之疆,亦约其身以及家,俭其家以施国;汉之文、景欲恢弘祖业,故割意于百金之台,昭俭于弋绨之服;霍去病中才之将,犹以匈奴未灭,不治第宅。 明恤远者略近,事外者简内也。今建始之前,足用列朝会;崇华之后,足用序内官;华林、天渊,足用展游宴。若且先成象魏,修城池,其馀一切须丰年,专以勤耕农为务,习戎备为事,则民充兵强而寇戎宾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