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差距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每天做的事情,想的问题,有的人像展翅高飞的天鹅,有的像叽叽喳喳的麻雀。 没错,我是看埃森哲《展望》系列之后受刺激了。 但是我的水平也仅限于此。两千年以前,没有怎么读过书的陈胜,说得文采飞扬: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By - Christen

素位而行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中庸》 释氏随缘,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盖世路茫茫,一念求全则万绪纷起,随遇而安则无入不得矣。 ——《菜根谭》

By - Christen

温柔的坚定

看到一篇文章《大将无能,累死三军》,文末的几句话很好: 1、别低估任何人。 2、你没那么多观众,别那么累。 3、温和对人对事,不随意发脾气,谁都不欠你的,这个世界没有"应该"二字。 4、痛苦只是一阵子,过后回头看看,其实那都不算什么。 5、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真的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的情况。 6、学会宽恕伤害自己的人,因为他们也很可怜,被压力推动,不由自主。

By - Christen

宇宙有多大

宇宙大爆炸是描述宇宙诞生初始条件及其后续演化的宇宙学模型,这一模型得到了当今科学研究和观测最广泛且最精确的支持。宇宙学家通常所指的大爆炸观点为:宇宙是在过去有限的时间之前,由一个密度极大且温度极高的太初状态演变而来的,并经过不断的膨胀到达今天的状态。 暗物质和暗能量分别通过对普通物质产生的引力作用和推动宇宙做加速膨胀而表明它们的存在。如果暗能量不存在,那么物质间的万有引力作用就会减慢宇宙的膨胀,但是天文观测表明我们的宇宙在做加速膨胀运动。宇宙由一切天体组成。 太阳大小只是大犬座天体的一个像素!

By - Christen

小明

痛苦的根源,来自认知和行为的偏差。 懂得很多道理,并不能保证就此过好一生。 但行动,却可以改变一切。 去做,用行动打败一切焦虑,治愈一切痛苦。 今天发现一个新的优质公号:秦小明

By - Christen

共识

早上在地铁看吴伯凡老师的文章,感觉机器,领悟到,人与人之间,要达成共识,有多么的困难。姑且不论盲人摸象,单是凯特琳的裙子,足以让人深思。 我眼中的现实,与其他人所见,所闻的现实有什么不同? 这一切都始于2015年2月的一个星期四晚上,Tumblr上有人发布了一件连衣裙的照片,被BuzzFeed转载。网上的问题是,这条裙子,是白色+金色,还是蓝色+黑色?对于这个问题持有不同的答案,让兄弟和朋友之间都“反目成仇”,名人们也争相给出自己的看法。人们对于这个裙子颜色的争论基乎让整个互联网世界都暂停下来。 这条裙子实际上是蓝色的,但这不重要。 而且大多数人并不这么认为——在BuzzFeed的民意调查中,67%的人投票赞成裙子的配色是白色+金色,而蓝色+黑色的得票率则为33%。 从这个争论看来,我认为重要的是,这让我意识到人类感知和现实之间的鸿沟之大,通过这种网红争论,我们发现自己在虚实之间的边缘,徘徊。

By - Christen

数据和大数据驱动的智能营销与运营

主题:数据和大数据驱动的智能营销与运营 时间:2018年8月19日(一天),早上8点半签到,下午6点钟结束 地点:北京市(某星级酒店,具体地点会通知报名同学) 讲师:宋星 没钱也没时间去听,这可能就是现阶段的悲哀,列出目录,自己思考。

By - Christen

实木咏春拳木人桩

京东价 ¥1280.00 通用型木人桩(上边的两个桩手高度相等,岔开的角度约为40度,适合于咏春、少林、截拳道等各个武术门派的爱好者练习)和传统型木人桩(上边的两个桩手是左高右低,岔开的角度约为30度,只适合于咏春爱好者使用),这两种产品分别有框架式、立柱式、壁挂式、旋转式、弹簧减震式、免安装弹簧式、旋转固定两用式等多个品种。 有红色和木质原色两种颜色,均由野生的槐木和榆木等质地坚硬的木材制作,所有木材均经过微波干燥设备彻底烘干和杀虫处理,产品保证不开裂、不变形、不虫蛀。产品造型美观,工艺精良,是武术爱好者的器材。

By - Christen

你为什么应该留在北上广深

薛兆丰 科斯定律 用一种持平的眼光看待污染问题 空气污染不是静态的,是动态的;不是区域性的,而是全局的。 当我们天天抱怨雾霾的时候,不妨回顾一下历史: 在20世纪初,整个美国有300多万匹马,每匹马每天拉出几十磅马粪,太阳一晒,车轱辘一压,空气中就弥漫着马粪粉,腐蚀皮肤、衣服,甚至是眼睛。 每个时代污染问题都存在,但是一定会得到解决。 老家现在没有污染,不代表以后不会有污染,到时候又该往何处逃呢?